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22-02-13

腦子不好使:緩解痛苦之又菸又酒

如果你很難過,原因多半是「現下的情況」與「你本來預期的」有極大的偏差,重大的比方遇到壞婆婆、遇到老公背叛、遇到同事霸凌、遇到頑疾重症、遇到經營不善,小規模的比方上班不開心、結婚不開心、家人愚昧、身上沒錢,等等的。


在之前的一些失戀文章中我們提過,要跳出失戀是要改變「認知」,也就是把原本的想法、預期給改變、重新整理,問題是,這個過程不是一秒可幾或明天睡醒就達成的,而多半要經年累月,以「月」為單位才可能慢慢改變思維,所以在這過程中,我們依舊會非常痛苦、難受,那可該怎麼辦呢?

跟多數人想的不一樣,人類的「正常生活」並不是「不快樂」也「不痛苦」的狀態,而是處在一種「連續的小小快樂」當中不斷延續,也就是你的生活本來就會是一種「小快樂」的「連續性」,你腦子會每分每秒不斷釋放淡淡的愉悅感讓你能做手邊的事,而這些淡淡的愉悅則會從你生活中的每個環節中去擷取快樂的元素,包括「上班可以吹個冷氣、買個超商」或「回家可以看個電視、吃個零食」,都比你沒冷氣吹、沒零食吃來得好很多,每一個你做的小動作都能帶來淡淡的愉悅感,如果!你連這些淡淡的愉悅感都無法獲得,那你就會生活很不開心,對男生來說最普遍的經驗就是「當兵」。

當兵,尤其新訓時,你的每分每秒都在做不開心的事,什麼出操、立正站好、聽罐頭宣言、聽指揮行動,男生在這當中沒有辦法得到任何「快樂」的成分,於是當兵很不開心,只有抽菸時間、打電話時間稍微好一點點,但其餘的時間就是讓人想拿起步槍往四面八方掃射,所以新兵能接觸到槍的時間很短暫。

而對一般人來說,如果白天上班很無聊、很重複,那就是一個不快樂的環境了,而人類連「正常」生活都是要處在「淡淡的愉悅感」狀態中,那如果在不快樂的環境怎麼辦呢?就是會想辦法「找一些小樂子」,同樣的,也還是抽抽菸、跟同事講講話。

在「腦子不好使」系列的文章裡我們提過,最快刺激愉悅感的方式是嗑藥、抽煙、喝酒、吃美食、縱慾,而這裡面只有兩種東西你能隨手可得,就是「菸酒」。

如果你朋友失戀了、生活不開心了,你能給他最好緩解的方式不是講道理來改變他的認知,而是給他菸跟酒。

是的,我們知道這兩種東西不好,問題是那是科學家、食品學家的問題,為什麼大公司就不能花個幾百億去研究個安全的香煙、健康的烈酒呢?為什麼到了二十一世紀、奈米元宇宙的階段,還在拿田裡種出來的草給我們燒呢?所以我們只能先暫時拋開「俗世的道德」,先讓我們每個人重新站起來再說。

日本軟銀的創辦人孫正義有一句名言:「iphone就是明治時代的火槍」。

什麼意思?

就是當火槍發明時,又貴、操作又慢,作戰時根本比不上技術高超的神射手或戰士,但是!如果你火槍夠多、使用夠順,火槍終究會終結冷兵器時代,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在電影《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 2003)裡面,阿湯哥即使學了日本傳統高超的劍術,但終究是敵不過用火藥的長槍跟機槍。

同樣的,當孫正義知道賈伯斯推出了iphone,當他看到那個無按鍵介面時,他就知道,這他媽的就是當代最厲害的手機,即使當時很多人不看好,而且當時接下來的連續好幾年,手機的銷售冠軍仍是Nokia的按鍵手機,但他馬上就衝去跟賈伯斯要代理權,因為他知道,這個東西會改變世界,價錢貴不貴、有沒有小缺點根本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你趕快拿來開槍、拿來消滅對手,於是他拿到了iphone的代理權,從而創造了軟銀衝上頂峰的奇蹟。

所以,當我們在低潮、在難過時,你還要顧慮世俗道德、小小空氣污染嗎?

No,先趕快想辦法站起來、撐下去比較重要,等你站起來、重拾生活後,再去做什麼環保尖兵、空氣鬥士,所以讓我們一一來看。

1. 香菸

這是人類最普遍用來「製造愉悅感」的物件,因為抽菸後不會劇烈改變你的意識狀態,不像是酒精,喝了之後你的行為會馬上改變,所以過去的年代抽菸很普遍,你抽菸之後,還是能繼續做原本的事。

抽菸的作用就真的是「提供你淡淡的愉悅」,而這個愉悅其實本來是你「正常生活時」身體能給你的,不論你因為無聊、痛苦而無法繼續產生,抽菸就是能馬上給你即時的愉悅感,所以才會有那句「一根接一根地抽」這種形容。

抽菸的具體作用我們之後一起說明。

2. 酒精

嚴格來說應該是烈酒,因為啤酒跟紅酒、白酒的速度比較慢,當你很難受的時候,慢慢等微醺顯然不是一個有效率的方式,當酒精進入身體時,你會產生的反應就是「改變你的神經連接路徑」。

我們對世界的感受、看法,就像是一條一條道路,從這裡出發,到前面的目的地.

而「痛苦」的情境,就是你這些道路「到不了」你想要的目的地,是屬於完全不同的路甚至不同的目的地,而那些是你原本從沒想過的,那我們說的「改變認知」就是試圖讓我們原本的路線停止,想辦法跑去隔壁的道路或接受其他的目的地,但這個過程非常緩慢,因為你已經預想原本的道路好久甚至一輩子了,怎麼能說改就改?如果改變是容易的,那世界上也就沒有什麼「難題」存在了,大家一遇到阻礙馬上就改變不就行了嗎?

在無聊的公司上班?馬上接受自己能忍受三年、五年的無聊?

被老公背叛?馬上接受背叛是心曠神怡、對大家都有好處的?

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們人類無法瞬間改變原本的認知、思維,但!喝酒卻會產生一個短暫效應,就是你會突然覺得「原本的路斷了」或「接受新的思維」好像「不難過了!」

原本覺得「不對」或「難以接受」的情境事件好像都沒差了!

居然可以回到之前那樣正常的感覺了!

哇!這樣是不是很棒!一個原本讓你不開心的事,喝點酒就能改變!再加上一點菸,接下來的時光都放鬆了~能面對了!

是的,這就是喝酒抽菸的作用,能在短時間改變你的神經迴路連接方式,讓你能回到過去正常的狀態來做點事、延續一點生活,問題就在於,這兩種方式的作用時間很短暫,抽煙大約是幾分鐘到半小時,喝酒大約是幾小時而已,而且喝酒後會想睡覺或接連地「改變對其他事物」的感受,也許你突然覺得自己勇氣無比、也許你自己突然覺得自己大愛感人,或覺得自己的頭腦異常大膽清晰、能去好好開個車回家。

那如果你真的酒駕,你很可能就會出意外,因為你的腦子對所有的情境認知都不一樣了,那我們到底該不該抽菸、喝酒呢?。

我們必須認知一點,就是使用「抽菸、喝酒」這種直接刺激愉悅感的方式,是為了讓我們能在這段時間「正常一點地」度過,而度過這段時間的目的,則是為了讓我們腦子能:

1. 想到解決辦法。

2. 貼近新的路線

我們能不能想到新的方法、新的思維來面對眼前的狀況,端看於我們原本的知識量及世界觀,如果你想得越多,你成功的機率可能就大一點,因為你有夠多的知識儲備來慢慢拼湊新的辦法。

但如果是想法比較少的人,想了半年也想不到新方案,那只會養成酗酒習慣,只有喝酒時才覺得生活好一點,但怎麼樣讓生活「真的」好一點?還是不知道。

而同時,我們潛意識及意識後台(也請參閱「腦子不好使」系列文章),會在當下的困境與自己的「接受度」裡面去不斷地「擴大」可接受範圍,因為我們的成長過程,就是不斷發現「世界不若我們所想」,那在「不可能直接扭轉現況」的情況下,我們會隨著時間過去,漸漸接受「越來越多東西」,這也就是所謂的「時間能治療一切」或「時間能沖淡一切」的背景根源。

我們原本想的思維就像是一條條往前的路,而在平行的其他道路是我們原本不曾想過甚至不能接受的,當時間不斷過去,在我們醒著時、睡著時、痛苦時,腦部的神經會開始像是「踩在無人的草地上」那樣,慢慢往平行的路線靠過去,一開始只是小小的痕跡,久了以後,就會漸漸變成一條小徑,最後,你有一天會發現,你的接受度變大了、你的觀念豁達了,而你的痛苦也稍微緩解了,因為你終究,接受了一些你原本不願意的事。

如果你自始自終都跨不過去或踩不過去,那你很可能就會痛苦萬分或自殺,因為你會一直處在極端的難過裡面或沒有未來的世界裡面。

所以我們知道了,如果是一般人,他們的愉悅感減少是因為生活模式、工作內容很無趣,所以他們已經無法像平常那樣得到足夠的愉悅感,於是你就會看到很多公司大樓旁邊的巷弄裡躲著一堆抽菸的員工、櫃姐、工作人員們。

而如果你是因為某些重大事件而讓你生活無法開心,那抽菸喝酒可以讓你度過開頭的最痛苦時期,你怎麼度過的不重要,重點是「度過」最重要,度過後站起來、想到方法或改變路線都可以,讓你未來還能繼續奮鬥。

這樣簡單的概念由於過去很少人理解,也就造成了每年政府宣導戒菸戒酒的海報上永遠畫一個「骷顱頭」,然後寫一些白痴宣言,那效用有多少我們都知道。

結論,抽煙、喝太多酒,當然是對身體很不好,但在困境中、在困難中,別管了,你趕快拿到武器就用,想辦法快點「站起來」或「走出去」,重點在於,如果一直困在現況不前,那人生就真的太遺憾了,而之前我們也講過,自殺沒有什麼不對,因為如果一個政府、一整個環境都無法解決一個人的巨大痛苦,那又有什麼理由能拒絕他人了結生命呢?只是既然都要選擇這條路,那當然在上路前還要先多衝刺幾步、看看到底還有沒有任何奇蹟。


最後,我想跟大家說的是,我相信你們多多少少人生中都會遇到困境甚至痛苦的難題,如果真的很難過,那也先就暫時不要想著什麼拯救鯨魚、保衛北極冰山這種事了,去抽菸、喝點酒吧,讓你先度過這一段難過的時間,未來也許有所轉圜,或你腦子可能突然能想通某些事,我們當然希望這個過程能越快當然是越好。

我希望你們大家,人生不會遇到太多次痛苦的難關,遇個三、五次即可,讓自己成長、讓自己明白世界,這樣就夠了,而如果你真的連續遇到很多次,那請你也不要氣餒,因為也有很多人是過來人,大家都還在努力地掙扎著。


撐過今天,到明天去看看。


撐過明天,也許後天會有轉機。


能撐多久,就先撐多久,好嗎?


--


封面圖是電影《Detroit Rock City》(1999)的劇照,這個男生是Edward Furlong,他演過最知名的片是《魔鬼終結者2》(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1991),他當時一個俊帥小生被大家以為是某種新生代偶像,但他後來演過的片卻很少,類似某種消聲匿跡了,而在這部《Detroit Rock City》的故事裡,他們一群高中小男生要去聽搖滾樂團的演唱會,而他在片中從頭到尾都在抽大麻,令人疑惑到底他有什麼難言之隱?還是只是覺得生活太無聊了呢?






Share This:    Facebook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Like Us on Facebook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