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21-02-09

Sit With Bernie (跟伯尼坐坐)

今年一月,美國參議員Bernie Sanders因為在拜登就職典禮上,被記者拍到他穿著大外套,戴著口罩跟毛線手套孤單坐在沒人理會的地方而聲名大噪,網友覺得他怎麼會一個人坐著呢?他可曾經是總統候選人這種大咖啊!於是網友們開始做了很多他孤單身影的合成圖,在IG或Twitter搜尋關鍵字比方:

#SitWithBernie #FeelTheBern #Berniememes 

等等的就會出現許多搞笑圖片,我後來也加入修了一兩張,結果玩物喪志,連續修了一堆、持續好多天。


這就是Bernie的原始照片,在台灣這應該不太可能發生「某政治人物獨自坐在乏人問津的地方」,最起碼也會跑去跟別人胡扯閒聊,而不會這樣坐著。


我後來回顧,發現我有很多時候會一直想要「做完」某些東西,或看到某些東西的「某種完成模樣」,即使那件事可能不關我的事,日常最常遇到的就是五十嵐飲料店的店員喊的「催眠口號」。


催眠口號,在我印象中,最早是在三創、光華商場附近的巷弄裡的Coco飲料店聽到的,當時有幾個女店員用一種很奇怪的聲音說:「某某飲料~好喝喔~」當下聽到有種全身麻麻的感覺,非常新奇,可惜當時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新宣傳潮流而沒有錄下來,後來這種宣傳口號在很多飲料店漸漸出現。但在五十嵐裡面,他們的店員永遠是:「某某飲料,好~喝」然後斷句,硬是省掉了那個「喔」字,然後你每次去五十嵐飲料店裡面就會聽到這種不完整的口號很多次,非常彆扭,你能想像沒有七個字的七言絕句,或說「歡迎光」、「歡迎再度光」這種場景嗎?很惱人,每當這種時候就讓人很想寫信給他們公司去建議徹底改善。


Anyway,在做Bernie迷音圖的時候可以讓腦子沈澱,而且會重新回顧很多自己喜歡的電影畫面,所以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是《真愛每一天》(About Time, 2013),我讓伯尼坐在那個店門口,然後試著讓他模糊一點,跟背景吻合。

《真愛每一天》是非常好看的片,沒看過的人直接去找來看,不用看什麼劇情簡介,也希望你在看完之後,能讓自己去試著進入「電影中提到的那種人生」裡面,因為直到此刻,2021年的2月,我們身旁仍有朋友正在往相反的人生模式裡踏入,我們看著他/她們從學生、長大,然後選擇自己不喜歡的人、不喜歡的生活、不喜歡的婚姻,然後!他們還要跟自己說:「這就是人生啊~」。

實在是無比荒謬,如果你是《華華咖啡廳》的讀者,至少你能意識到並去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不要選擇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不論是「人、事物、方向」,因為我從沒有講清清淡淡的文創小語給你,我也從沒有講簡簡單單的做作建議,所以你在這裡看到的應該是「直接的」東西:

「不喜歡的,就,不要去選。」

盼大家除了喜歡那部片,也要讓自己沈浸在那個思維裡面。



這是《捍衛戰士2》(Top Gun Maverick, 2021)的劇照,我讓伯尼坐在F/A-18戰鬥機駕駛艙裡面,原本這是湯姆克魯斯,所以我把頭盔裡面換成伯尼,剛好因為伯尼的頭部反光跟這張圖的陽光照射角度是類似的,加上那個嚴肅的神情,所以看起來還頗像一回事,不過由於疫情影響,這部片上映檔期一延再延,所以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這個劇照畫面,你可以在他的預告片裡面看到。



這是《捍衛戰士》(Top Gun, 1986)劇照,湯姆克魯斯等人在空軍基地上課,我讓伯尼坐在最後面,彷彿他對這堂課百般不耐煩。

《捍衛戰士》是90年代的超級經典空軍片,湯姆克魯斯是最厲害的飛行員,進入最厲害的部門、開最厲害的戰鬥機,然後跟最漂亮的人在一起,反映出美國人是最厲害的。

國外很多主題電影除了娛樂性質,也有幫該領域打廣告的宣傳效果,就是他們會把某種職業拍得很熱血、很風光,所以常常有人會說小時後看了某某電影,長大後就覺得去當太空人或科學家,或像電影中的軍人、飛行員之類。

而因為做了《捍衛戰士2》的圖,所以就想說也要做個第一集的圖。



這是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2008)的劇照,蝙蝠俠正在海扁小丑,我讓伯尼坐在後方,彷彿是他在幕後操縱或指使蝙蝠俠打人一樣。這張圖是我Twitter上最多人轉傳的,大概是畫面很有真實感。

也因為天花板光線跟伯尼頭部反光是類似角度,所以身上的光影看起來很自然,最大的慶幸就是他所在的角度,剛好是玻璃反光會被柱子擋住的地方,所以我不用去想怎麼做出一個鏡中的倒影。



這是《黑暗騎士》的另一個劇照,這裡看起來伯尼像是小丑背後的幕後老大一般,由於後面的景色都是模糊的,所以使用模糊效果後,伯尼身上的細節就可以忽略不計,隱藏在這個場景中的路燈當中,而且因為這張圖比較鮮艷,所以我把伯尼的口罩的藍色特別加深,看起來更有戲劇性,而且模糊的顆粒也做得蠻好的。



這是電影《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 1984)劇照,超級科幻動作經典片,所謂經典就是人們會覺得「此生必看」的片,超級經典則是「直到現在都還在發揮影響力」的片,這種片幾乎仍會每年有新的周邊商品、玩具推出,因為不論是老觀眾或新觀眾,都因為看了這種片而覺得人生有所啟發、有所觸動,所以會很想買些相關的東西來收藏,來讓自己跟這類作品有所連結。

在片中,阿諾跑去警察局找人,警察說不行啦!結果阿諾就說了一句I'll Be Back然後帥氣地轉身離去,就是上圖這畫面,我把警員換成伯尼,因為是黑白照,所以顏色上輕鬆很多,當然是因為這張圖原本在網路上找到的就是黑白色,不是我偷懶而把圖變成黑白。



這是《魔鬼終結者》阿諾後來大鬧警察局的橋段,我把伯尼放在後面,看起來好像是阿諾的死對頭,或者一個阿諾不敢輕易動手的對象,讓伯尼變得很大尾感覺。



這是《魔鬼終結者》同一個橋段另一個劇照,阿諾鬧完之後要離去,伯尼坐在後面彷彿毫髮無傷,見證了這一切。這張劇照的表面印刷質地很明顯,所以後來除了把伯尼的身影弄的模糊,也想辦法複製這種效果上去,看起來還不錯。



這是《魔鬼終結者》的凱爾,是好人,但由於他的戰鬥力比阿諾弱小,所以看起來都是這樣很沒把握的神情,而伯尼在他後面則是冷眼旁觀。



這是《魔鬼終結者》阿諾大鬧酒吧的橋段,這張圖的畫質很差,而且畫面中似乎有很多舞廳的煙硝,所以要讓伯尼身上看起來充滿這種霧霧的感覺比較困難,用了多次模糊,再把他身上的顏色淡化,頭上的反光大量減少,把大腿的褲子顏色貼近背景的底色,創造出比較融入場景的感覺。



這是《星際大戰》的西斯大帝,他是類似西方現代公司的老闆角色,所以他的辦公椅在一個大落地窗前面,而伯尼坐在前面這裡很像是某種監管機構派來的人,聽其他人跟西斯大帝匯報公事。



這是《星際大戰》的絕地議會,原本中間有一個人,所以剛好可以擺放伯尼,把那個人修掉,然後把背景的窗戶、地板稍微填補一下再放上伯尼。

這張圖感覺很有趣,但是由於尺寸寬度太長了,所以好像有點失焦。


這是《星際大戰》的Padmé Amidala女王的宮殿,讓伯尼坐在他旁邊感覺非常適合,很政治事務的場合。



這是《MIB星際戰警2》(Men In Black II, 2002),威爾史密斯在總部的老闆辦公室裡面,他旁邊的椅子本來沒有人坐,所以剛好可以把伯尼放上去,然後把頭頂的右上方的反光給消掉。



這是電影《回到未來 2》(Back To The Future Part II, 1989)裡面的畢夫辦公室,他在這裡面有一個很俗艷的豪華辦公室,而伯尼放在那張辦公椅好像剛好,但,這張沒什麼故事感。



這是《康斯坦丁》(Constantine, 2005)的劇照,基努李維要跟惡魔對決,把伯尼放在他後面,看起來又像是伯尼在操控他去作戰,而且這樣感覺伯尼有點正邪不分,到底他是上帝派來的,還是惡魔假裝的呢?



這是《神鬼認證》(Jason Bourne)系列,忘記哪一集了,把伯尼放在列車的陰影當中,看起來好像他在暴徒當中策劃什麼。這張圖要把伯尼身上的反光都消掉,看起來才有陰影的感覺,也因為比較遠比較模糊,所以融合起來蠻成功的。


這是《英倫對決》(The Foreigner, 2017)的劇照,這張氣氛就很吻合,因為成龍在片中很哀傷,伯尼看起來也很沮喪。


這是2020年底開張的日本橫濱鋼彈工廠展覽,有會動的原尺寸鋼彈RX-78-2,在腹部還有駕駛艙空間,艙門打開後可以坐一個人在裡面,不過實際你去現場是不能坐進去的,所以我們把伯尼放進去,把他身上幾乎全部的亮部都消減,看起來就像真的坐在這個小空間裡。



這是麥可傑克森 Michael Jackson的Smooth Criminal的音樂錄影帶劇照,把伯尼放在後方的舞者群裡面,然後色調調成跟現場光線一樣藍藍的,去掉頭上的反光,好像就真的身歷其境。


這個MV是史上最棒的舞蹈影片,因為裡面的「每個人」都有舞步,所以編舞時非常複雜且具有娛樂性,就是當你第一看的時候,可能只看到燈光下的麥可等人在跳,但是當你看好幾次以後,就會發現每一個人居然同時都有相對應的舞步,所以伯尼在其中也有一種「尋找伯尼」的感覺。



這是麥可傑克森 Michael Jackson的Remember The Time的現場版,這一場表演,他好像全程都坐在椅子上,只靠一些韻律的擺動跟一些簡單的手腳動作來跟後方的舞群搭配,所以伯尼坐在他身邊剛剛好,而且麥可剛好望向他的方向,真是神來一筆。



這是麥可傑克森 Michael Jackson的Bad專輯的宣傳照,白底、清晰的人物圖,所以伯尼放進去剛剛好,為了呼應麥可長褲上的紅色,我把伯尼的手套也加強了飽和度,這張也很多外國人喜歡。


這是電影《駭客任務》(The Matrix, 1999)劇照,在片中,這個白色空間是主角們的虛擬世界平台,進去後可以連結各個場景、各種工具或武器,而伯尼同樣也就連結進去了。




這也是《駭客任務》的同一個地方,就是上一張那個白色場景匯入了這個荒涼廢墟空間,有電視、沙發、岩石,主角們正在看電視,所以伯尼也進去一起看。


這也是《駭客任務》的虛擬道場,主角Neo跟Morpheus要練習武術對打,而伯尼在裡面當裁判。



這是《駭客任務:重裝上陣》(The Matrix Reloaded, 2003)的劇照,主角Neo跟母體的造物主碰面談判,伯尼跑進去插花聽他們在說什麼。


這是《第六感生死緣》(Meet Joe Black, 1998)年的海報,Brad Pitt走在橋上,伯尼也坐在那裡,彷彿兩個人都有什麼超自然的地位,而海報的標題也加上了伯尼的英文全名。



這是封面圖《鐵達尼號》(Titanic, 1997)劇照,李奧納多要去搬一張沙發給凱特溫絲蕾坐,要幫她畫個裸體素描,結果伯尼坐在上面不肯下來,搬起來特別重。

這張也比較多外國人喜歡,可能因為鐵達尼號是大家都喜歡的愛情片,而伯尼坐在上面非常融合。



這是史上最經典的卡車廣告,是Volvo請尚克勞德范達美(Jean-Claude Van Damme)拍的,沒看過的人務必去Youtube上看看,不透露畫面,這裡把伯尼的頭換上去,看起來雖然沒有特別的真實,但是這個畫面很有正面的鼓勵效果:













Share This:    Facebook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Like Us on Facebook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