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4-11-22

欲望決定論



人的一切行為、人類的所有歷史,都源自於慾望,更正確的說法是腦部慾望。


慾望是人類這種生物所被設定「會感到美好」的動機方式,就像人類會因為吃到鹹的、甜的食物而感到開心,但狗可能不會,因為狗的生物設定沒有要因為這些而感到愉悅。

但慾望會隨著人出生後,成長經歷中所接觸的而調整啟動內容,就像小孩並不會因為吃到辣的、苦的而覺得開心,因為小孩不知道開心的點在哪兒,反觀許多成年人喜歡吃麻辣鍋、苦瓜等等,因為生理享受著辣痛的刺激,心裡覺得這種味道很特別,讓注意力轉移了之類。

愉悅的感覺來自於腦部受到特定的刺激滿足了慾望,比方吃到味道豐富的食物,食物化學分子通過了嗅覺、味覺而讓腦部感到滿足,釋放讓自己快樂的化學物質。

但這個刺激不只是感官的接受,不只是吃到好吃的食物、聽到好聽的歌、摸到舒服的枕頭布面或情人的肉體,而是只要滿足了腦海中「慾望體現」的過程,就能達到腦部釋放化學物質,讓人開心。

一個喜歡罵人的人,也是在罵人的過程中感受到了各種滿足,不論是權力壓制、心情宣洩、聽到自己的大嗓門聲音感到安全或勇敢,都促使了腦部帶動整個神經化學作用,而感到舒適、習慣。


人類能透過各種動作、人際互動來讓自己的某種慾望滿足。


歷史上許多獨裁者喜歡殺人,是因為這個動作讓他們「有滿足到」。

許多人喜歡修行、做善事,也是因為這些行為的整個過程能讓自己產生各類的想像、腦海中的思維組合成自己喜歡的感受環境,而感到滿足。

一個人會儘量去做各種事情來讓自己滿足,但最簡單的方式仍是透過「直接刺激腦部」而感到開心,所以不論是:

  • 盡情地吃美食
  • 吃太豐富而改吃清爽的食物
  • 早上起床先游泳、找個異性親密互動、再吃大餐、看壯闊的美景、住在寬敞的大房子、精美完備的室內空間配備
  • 讓其他人羨慕、推崇、崇拜、投以嫉妒的眼光

等等的,通通都是在不斷讓腦部受到刺激分泌化學物質來感到慾望的滿足。

從拍照上傳到臉書給人按讚、男生找美少女網友聊天、女生露長腿再輕咬下唇讓男生被自己吸引、男生看見漂亮女生內心小鹿亂撞,通通都是慾望使然。



只是慾望比我們想像的更全面、更多。

人類需要人際互動,渴望被稱讚、渴望被肯定、渴望滿足感官、渴望滿足腦海中的想像,因為那通通會讓人感到快樂。

早晨捷運上的通勤族面色淒苦,是因為自然做出這個表情讓他們感到正常、自在,而不是「在捷運上維持笑臉、亢奮的心情」能讓他們感到開心。


慾望的每個細節,滿足的越完整,滿足感就會越大。

如果只滿足了其中幾樣條件,那人可能就會「試圖去尋找其他的方式來滿足」。麻煩的就在於,人類的語言無法對我們所有的欲望都能明確描述,所以就造成很多人滿足了表面需求,但內心卻仍有缺憾。

這並非是「欲望是無窮盡」的這種論調,而是就連基本的欲望滿足,也讓很多人受盡苦楚。

比方,大多數女生都希望有一個好伴侶,體貼、有能力、負責,但她們可能無法判斷男生種類,而選了「大男人」的男生,這種男生管女友行蹤、不喜歡女友插話或講讓自己丟臉的話、決定要去哪裡、覺得自己才知道什麼是對女生好的做法。

但結果就是女生其實壓力很大,但又「不知道哪裡有問題」,明明對方有給自己錢、給自己物質生活,還會管束自己 、教訓自己,但為什麼自己就不像「想像中那麼快樂呢?」

而對於這個男生來說也是一樣,他覺得為什麼明明對方長得漂亮、看起來嬌柔、又給自己管、又順從,但就是讓自己「沒那麼大的心動呢?」為什麼還是要去外面才會遇到更讓自己喜歡的女生呢?

因為癥結仍在於:雙方想要的都不是這種對象

只是文字描述上符合了自己需求,而假想自己應該會滿足才對,但實際上就是不會。



我們多數的決定都受到這樣的腦部思維評斷過程,部分是可意識到的,可以條件化、量化,比方你可以說「我喜歡進口車、喜歡大眼睛的女生、喜歡穿西裝的男生」。

而其他部分則是潛意識的,也就是所謂的「感覺對不對」,比方一個你喜歡的穿西裝、斯文、工作不錯的人,你仍可能覺得「他不是我想要的」而拒絕對方,但你不一定能去講出原因讓對方懂。

人一生所做的事情幾乎都受到慾望驅使,只是我們多半不自知,我們不懂為什麼有些人「願意」拼命工作、創業,去忍受勞累、壓力來賣自己的產品,但就是因為那些實業家「想到自己能賣出東西、製造自己覺得會很好用的產品」就覺得滿足了各種慾望。

「成就感、生活充實度、夢想」通通都有了,所以他們拼死拼活地投入一生。

慾望驅使我們改變了做事情的「順序」,也改變了我們對各類教條、規範的遵循程度,有些人喜歡「念書考試得高分」的滿足感,有些人喜歡「穿黑衣走在街頭給旁人兇狠目光」的滿足感,有些人喜歡「看塑膠模型做好」的滿足感,有些人喜歡「穿西裝聽別人稱他為總統」的滿足感。



你現在選的車子、你選的工作、你選的居住地點、你選的伴侶,通通受到你的慾望驅使,而你最後選的層級和類型是能滿足慾望的最高標準或是最基礎底限,端看你在過程中所得到的安全感有多少。

而慾望滿足是在腦部裡的神經作用下完成,所以只要能「直接刺激腦部」的方式,通常是可以達到最快的慾望滿足,也就是:性愛、麻醉藥品、刺激藥物、酒精。

之前提過,失戀的痛苦類似燒傷的痛,幾乎無法靠小快樂、吃大餐、小金額援助來緩和,只能靠喝酒、使用麻醉藥品來最快紓解,或者給你台幣三千萬等等的大刺激,才能 舒緩。

而慾望常常有成癮或交互作用,也就是腦部會把你「美好愉悅的體驗」或「直接刺激腦部的當下感覺」,透過記憶跟慾望結合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戒煙很難。

抽煙的人在亢奮開心時會想來一跟煙,而當沒什麼大事發生的時候,腦海也會喚起一些過往「抽煙時的心情」來驅使自己去點上一根煙,所以如果一個人曾經在失意時藉酒澆愁,那他在平淡的生活裡或一點點不順的時候,很容易想起自己從前更不開心的記憶,進而想去喝一杯、抽一隻菸、唱一首歌等等。

外行的戒煙勸導常會說什麼「要正向活動、遠離誘惑」,這是完全毫無作用的建議,真正的戒煙只能自發性腦海中找到「更大的滿足感」讓自己感到慾望滿足才能成功。


你無法理解某個人的行為?他其實正在受到慾望驅使:

  • 讓他成為那樣的人、
  • 講那樣的話、
  • 打那樣的老婆、
  • 甩那樣的車尾、
  • 吃那樣的黑白切、
  • 聽那樣的電子音樂搖擺、
  • 講那樣的類外國腔調、
  • 仿那樣的設計。


現在當你走出門,看到一個人穿著時髦或奇特、看到一個人潦倒或亢奮,你會瞭解,那通通都是慾望機制的結果。

「他很認真的寫了一篇論文」與「他很認真的拼湊出一篇網路文章當作業交」,只是因為彼此的滿足機制不同,也許他對學問的鑽研有極大的滿足、也許他對自我的學識形象感到開心,也或許另一個人覺得這堂課根本就是浪費時間,趕快交差了事出去狂歡吧,通通都是慾望使然。


慾望最嚴重的影響不是那些明顯的外物誘惑,而是內心思維組成的「處世行為」。

一個認真的攝影者可能花了多年、跑了無數場景、拍了數百張照片,才挑得出一張最好的作品發表。

但另一個人可能自己原地轉圈不停按快門,拍了一百張照片就都通通都上傳,看到朋友按讚後就覺得無比滿足了。

更別說美少女只要臉書上打三個點「...」,就會有無數網友跑來關心、按讚、留言說:

  • 「這就是人生!」
  • 「怎麼了呢女神?」
  • 「要愛自己喔!」
  • 「加油!你是最棒的!」

這些通通都可以或多或少滿足腦部慾望機制,而這極有可能會阻礙你自我突破的機會。(請參閱<《曾經損友難為水》一文)


我在《華華咖啡廳》多數文章的論點基礎,都源於「慾望決定論」,而你我所做的各類事情,也多半都源自於此,我們終其一生,都只是在找能讓慾望滿足的方式。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我的相片

Designer、Blogger、Pop Artist

我喜歡鮮豔搶眼的各類設計和創作,
以及電影裡出現的各種吃食畫面,
喜歡跳舞、音樂、畫畫、還有科幻電影、未來世界!

在網誌分享生活思維、認知互動、前沿科技與設計心得,
希望能讓大家有更多機會住進自己嚮往的空間裡,
也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擁有更動人美好的未來!

電影吃食畫面臉書《Food For Watch》
空間作品集《Foolea Design》
平面作品集《Hyatt Pan》

(如要留言,請用臉書訊息或網誌留言,呼呼~^^)

此呼呼非彼呼呼,而是更早期我們口語使用上類似呵呵、唉唉、嗯嗯、大概是這樣的意涵。

For All Manki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