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2-04-11

到底多少才夠?


新聞常喜歡寫「某某人價值觀偏差,以致於犯下某某行徑」,這是句話有邏輯上的問題,當人類開始發展語言思考時,就已經跟自然本性偏離了,動物為了生存會吃各種抓的到的獵物,但人類則是為了喜好而區分某些動物是獵物、某些則是寵物。



上帝又該站在哪一邊呢?


獵豹祈求上帝讓牠抓到蹬羚,才能讓自己活下去,而蹬羚則求上帝不要讓自己被獵豹吃掉,到底哪一邊才是合理的呢?


人類發明了語言後,就踏上了無止盡的邏輯迴旋。


一個問題被想到,一個行為就會出現,久了就變成一種堅持、一個信仰。


某個人有一天發現「為什麼人要吃肉吃重口味?」於是他就想吃超清淡,而走向清淡路線。

另個人有一天發現「這座山為什麼這麼高?」於是他就開始攀爬高峰,挑戰自我。


語言的問題就在於:


既然這些都是自然法則以外的思考和決策,那如何能去立定一個所謂「好的」或「善的」價值觀呢?

比方畜牧業的動物得了傳染病,為了大眾的健康要進行全面撲殺,可是如果是人們得了傳染病,怎麼為了大眾健康卻又全面研發疫苗呢?


人類發明了語言,由語言衍生出了思考,然後思考各類事物的價值。

麻煩的是,人類也開始思考自己到底要什麼。

動物吃飽一餐就休息了,人類吃飽卻還會想:「我要吃更多、我要全部都佔有!」

最後聰明的人開始想怎麼去存到最多食物、取得最多資源,這時就出現了一個哲學問題:



為什麼不這樣做?


如果可以,為什麼我不把全部的食物都扣押住?

如果可以,為什麼我不把全部的土地都劃為己有?


食物無法當做一次性籌碼,如果你讓大家都買不起食物,那人們不是自己撿果子吃就是餓死,但空間可以,因此何不把土地的價位提升到一般人擁有的全部資產呢?

你一生的工作能到賺兩千萬?好,我這塊睡覺的土地就賣兩千萬。

當然你不用一次付清,留點錢買食物,其他的錢給我就好。

當自己全部的錢都集中到建商和地主手中後,一般人也就沒有辦法提昇生活水平。

一般人去買一千萬、兩千萬、三千萬的房子,最後常常只能負擔「千元家具」,就是IKEA等級到網路平價品牌,價格多半在一萬元以內。因為預算不夠買任何「正牌」或「名牌」,大家只好上網拼命比價、殺價,遑論還有錢能好好裝潢設計。


可是「問題」又來了:

「如果不從一般人身上賺到幾億元,我怎麼買得起遊艇?」

遊艇的基本款造價六千萬,好一點的幾億元,私人飛機也要十億元起跳,所以我們「需要」這些錢。




大家都需要睡覺,所以我土地訂這價位;

都市也需要馬路,所以我每年定期開挖;


請在腦海中反覆地問自己:

如果不得到這筆錢,我怎買得起高價位的東西?那些東西就是這種價格!我想要、我一定要、我人生的願望就是這個,我就是要一艘遊艇、我就是想買一座小島、我就是想要買下整座城市!」

「那既然遊艇這麼貴、而土地又在我手上,請給我一個理由為什麼我不超高價賣?」

「小孩的學費、奶粉錢很貴,大房子和頂級跑車都很貴,即便都市裡的這條馬路沒有壞,但如果我每年不重複開挖,我怎麼賺到足夠的錢維生?」

「我有小孩要養、我有房貸要付、我要買退休後的養老花園、我要我的小孩、我的孫子通通『都要有房子!』」


我如果不挖,你要我怎麼辦?


請 . 你 . 告 . 訴 . 我 . 怎 . 麼 . 買 !




由Philippe Starck設計的遊艇,要價2億英鎊(約台幣94億7千萬)

是的,對於很多人來說,滿足財富願望的重要性超過世間一切其他考量,就像是電影《華爾街》裡的Gekko說的那句話:「我拆毀那間公司拿去賣,是因為那間公司可以被拆毀!」

所以,

我就是要一百億,

拆掉你家的房子,是因為你家可以被拆、

要你交出畢生積蓄,是因為你沒有別的選擇、

我之所以要這樣做,是因為買遊艇就是需要這麼多錢、

我之所以能這樣做的全部原因都是:這些通通是合法的方式。


居住正義、社會公平、國民住宅、失業救濟、善良風俗、惻隱之心、人情味、道德?


麻煩想要再講這些的人請回頭看看最前面獵豹的那一段。


這不是夠不夠的問題。



--


後記:

語言的邏輯,無法講誰對誰錯。

郝龍斌政府說台北市的停車位比率已經高於國際水平,但事實就是每天有上萬人消耗大量的汽油與時間,只為了找停車位;政府有錯嗎?浪費汽油有錯嗎?增加廢氣排放有錯嗎?

而房價太高有錯嗎?想買私人噴射機有錯嗎?人民沒地方住有錯嗎?人民吸入有毒廢氣不行嗎?

這些都是有無數民眾、學者會不停討論,但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去處理的問題,或者換了執政者也不一定會去重視的問題。

是的,我覺得房價很高,我也希望本國人可以分配自己的錢去提昇生活水平,而不只是全部交給建商後,剩下的錢只夠一年一次的旅遊或便宜的大餐,但我無法一一影響那些人,我能承諾的只有:


當未來有更多資源時,我會盡量蓋很多漂亮的國民住宅給朋友和有需要的人。



而颱風來臨時的晚霞總是火紅動人,很希望大家都有機會看到!


--

封面圖是電影《華爾街》(Wallstreet, 1987)的劇照,《華爾街》反映的不只是美國的金融夢想或金融成就,而是反映「現代人類的夢想與結果」。

每個人都想要擁有「當代世界」的富裕生活或奢侈物品,但是有太多這類奢華物品是被「炒作」出來或「累積」出來的,也就是你希望吃到最好的東西、用過最好的工藝品,就得有那麼多人、那麼多資源集中起來為你完成「這一樣東西」,那這不但不可能人人達到,甚至絕大多數的工作報酬是永遠累積不到的。

於是人類也想出來怎麼「自己創造」「累積的方式」,比方炒房、比方馬路每年開挖,然後得到了高房價或高額的政府預算,或者某些國家可以「找藉口出兵其他國家」然後駐軍、進攻、推翻或支持別國的政權,最後再從這些國家得到利益。

這些事是你不做,其他人也會做。等做到太極端了、太衝突了,就開戰、死傷、制定法律,但之後又會再其他地方重新輪迴這樣的賺錢過程,因為這可以是一個無止盡地目的地。

但世界上也有其他人不是用這種方式賺錢,也有其他人不是用這種「毫無顧忌」的方法來對待這個世界




Share This:    Facebook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Like Us on Facebook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