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6-07-01

光明正大地想看虐待


很多人喜歡看恐怖片、鬼片,你可能會發現某些朋友有一種特殊的舉動,就是在看到最嚇人的地方時,他會用手把眼睛遮住,或者把眼睛閉起來、把頭側一邊,等到恐怖的橋段過去後才張開眼睛。

也就是說這部片真正最恐怖的地方,他是沒看到的,那整部片的恐怖指數應該要扣一點分數才對。

人通常在「遇到自己最感同身受、最真實感的恐怖情境」時,會選擇不去觀看,這是一種身體自我防衛機制,因為當看到的畫面太過駭人時,心理會受到負面影響,比方ISIS組織斬首俘虜的血腥影片,很多人就不敢看。


那我用灰色文字敘述,不想看恐怖文字的人請跳過這一段。



ISIS恐怖份子會把俘虜壓倒趴著,然後拿大刀對著頸後猛砍,但因為脖子有頸骨很硬,所以不會一刀就砍斷,而是砍很多刀。

另一種做法是把俘虜往前壓倒趴著,然後恐怖份子從後方把俘虜的頭抓起,拿刀插入脖子後用力切割,或者直接用割喉的方式,從一側割往另一側,共同特色都是,刀子砍到脖子的那一瞬間會噴出大量的血,肉會分開,然後俘虜只能掙扎一下,沒幾秒就再也不會動了。



如果你真的看到這種血腥畫面,你很可能會覺得超級噁心而作嘔甚至想摸一下脖子來討個安心,你也可能會想馬上關掉影片並露出扭曲的表情,因為你「想像到」那樣的恐怖發生在你身上,而你腦海接受了這個畫面後開始影響你的身心反應。


不過你知道嗎?


一般人都認為,當我們去記憶一樣東西,是像腦子裡有很多收納櫃,然後把一個個記憶給放進去,等需要想起來的時候,就再把這個記憶從櫃子裡拿出來。

但我們腦子思維並不是像「一格格密閉的收納櫃」,而比較像是「製冰盒」那樣,好像各自獨立,卻又有一絲絲連通可以讓水流到別的格子裡。

所以當你記住一樣東西時,這個記憶很可能會跟其他的記憶或思維交集存放,然後想起時也能觸動到不同的神經或感受,這就是為什麼食物、氣味,可以引起你很多其他的回憶,也許你突然吃到一樣東西,就想起了小時候的某個街口轉角或某個人物的畫面那樣。


再舉個例子,假設你整個月剛發的薪水都在皮夾裡面,回家後突然皮夾不見了!怎麼找也找不到,你心急如焚,報警、問店家、問朋友、問司機通通都沒下落,於是你心情跌到谷底,各種憂鬱、懊惱、憤恨、難過的感情都湧上,生不如死。

過了幾天突然皮夾又找到了!可能掉在某個角落、終於被你發現!

哇靠!真是爽翻了!

此時你的感覺會非常豐富、澎湃,且難以形容,並且會讓你想做很多其他不相干的舉動,也許是細細撫摸這個皮夾,也許是去用力握緊它,也許是馬上去吃大餐,也許是馬上想找男友撒嬌,也許是很想哭,等等之類的。


這種「失而復得」的綜合感覺是你平常「很難體會到的」。

沒有其他替代的經歷可以讓你重溫這種感受,因此非常微妙,而你知道當你下一次又掉皮夾的時候,你的心理作用會怎麼樣嗎?


就是想去「再次體驗找到的『感覺』」。


你也許會說:「這不是廢話嗎?我當然會想找到遺失物啊!」


不,這不只是「確保財產平安」這樣的理智思維而已,而是你身體會想要去「重溫那種感受」。

因為那種感受很「少見」且很「複雜」,帶動了你身心的很多難以察覺的層面,所以你會超級想要再找到,祈禱那個皮夾趕快出現。

同樣的,當你身體有過恐怖的體驗時,你腦子也會判斷:「如果再看到那嚇人的玩意兒,身體又會有一大堆恐怖感受,還是趕快閃避為上策!」於是你會選擇不看那種殺人影片,或者看到鬼片恐怖橋段時把眼睛轉開。


但問題來了:


為什麼有人會喜歡轉載虐待動物的影片?


如果你有養寵物,或很怕看到小狗被虐待,那當你看到這種影片出現時,你理應會連點進去都不要點才對,更別說轉載了,那為什麼這麼多人都要「點進去」、「完整看完一次」、「再轉載給其他人一起看」,甚至等會兒自個兒再「多看個幾次」呢?


這不是什麼:

「我要讓別人也看看,這樣大家才會重視這個問題啊!」

或者:

「我要讓大家知道世界上有這種可惡的人,大家才能一起伸張正義啊!」


不是的,就像如果要反對家暴,你並不需要去叫壞父母再揍小孩一頓讓你親眼目擊才有效力,你也不需要觀看別人老婆是怎麼被海扁的才能聲援受害婦女,所以,你理應也不用看完各式各樣的虐待影片才能發揮慈悲心,那到底又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會要「好好看個幾次」後再「轉載」讓其他人也能看個「好幾次」呢?


答案是:


因為人可以從虐待畫面中得到某種愉悅感受。


「你、你、你含血噴人!我是最有愛心、最有道德的人!哪是什麼愉悅!你胡說!」很多人反駁道。


是的,這種傷害性的恐怖心理有點複雜,讓我們一一來看:


1.殺生。

如果你打死蟑螂或蚊子,那種小生物的形體是沒有什麼太大改變的,只有從原本的「有在動」變成「不會動」的差別,而且由於昆蟲體積小,你眼睛能看到的細節很有限,蟑螂被你踩死也不過變成一小攤看不懂的碎屑。

但如果你看到哺乳類動物被殺生,你多半可以觀察到「掙扎抽蓄、哀嚎、流血、呼吸停止」等等的大量細節變化,從「感同身受的痛楚」、「垂死掙扎的難過」,再到「不可恢復的生命終結」,都會牽動到你腦部的各種思維而讓你產生複雜的感受。

而一個動物的死亡只能提供你「一次」的觀賞機會,所以殺生的意識層面意義變得跟其他感官刺激很不一樣,你完整地掌握了一個「想要活下去」的動物的生死大權,而這個動物無力反抗的模樣很觸動人心。


如果你覺得這種過程很噁或者讓你很排斥,那你應該不會想「看下去」,更別說下次遇到類似情況還專程會跑去看。

但並不是每個人腦中產生的感覺都是100%的排斥,有些人發現自己其實挺享受的,或者無意識、不自覺地想要再讓身體產生看到的「感覺」,那怎麼辦呢?


2.虐待。

要延長「看到動物痛苦的反應」,就是讓動物不要那麼快死,所以會有所謂的「虐待」行為,讓人可以體會到「長期、連續」的虐待滿足。

不過「想要虐待多久」的時間長短則因人而異,有些人樂此不疲,有些人可能只要嘗試過一次就滿足了,就像賭博給人的心理感受一樣,有些人可以一年只玩個一次,覺得小賭怡情還不錯,但是嗜賭的人卻常常都想玩。


而家暴也是類似的行為。

會家暴的老公發現,自己一巴掌打在老婆身上,老婆又哭又痛、又躲又害怕,老公的心理感受是非常複雜的,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這些男生可能也會有一種「很抱歉」的感覺出現,但這種抱歉融合著「自己的痛、老婆的痛、自己的人生問題、老婆的反應、無力扭轉的生活、無法改變的人生」等等的複雜思維牽連,而讓這個男人發現,只有當「再次海扁老婆」的時候,才能又體會到這種複雜的情緒,於是家暴會一直持續。


否則假設!

這個老婆每次一遇到家暴,就馬上吃個麻醉藥而昏死,讓老公怎麼打都不會有反應,請問老公還會想家暴嗎?

不會了,因為能觸動老公那一連串的複雜感受,就是要看「老婆」這個生物體的反應才能引發,老婆暈了就沒反應了,老公看到的感覺也沒了。(但如果老公連沒反應的時候也要下重手,那就是其他類型的虐待心理了)


同樣的,虐待動物的人,也要看到「動物有反應」才能滿足到想虐待的心情,所以各種虐待常常會演變成「長時間」的虐待,而不是畢其功於一役的攻擊行為。

但是,除非你真的是道德、法律顧慮都沒有的大壞蛋或獨裁者,否則你不太可能可以很大方地享受虐待心情,你也沒有辦法在理智上讓自己覺得這件事情是對的,所以家暴老公可以去想:「這一切都是妳這個爛老婆害的!我要看妳痛苦!」雖然可能跟老婆根本無關。


不過,想看虐待動物影片的人呢?動物都跟自己無冤無仇吧,那怎麼辦呢?


3. 扭轉心理認知。

很多人理智上知道「動物被虐待」是不好、不合法、不道德、不人性的行為,但是自己卻「不自覺地很想看動物被虐的畫面」,因此意識上無法告訴自己:「我其實想看這個動物是如何痛苦的、我想看牠死的那一瞬間!」

而只好轉變潛在的認知為:「我是超級生氣的!看完我整個火都上來了!我的正義、我的慈悲都大爆發了!我一定要做點什麼!」然後再看一次。


除了個人轉貼發文,看看其他網友跟他一起「氣憤」以外,群體也會做出「大家都能接受」的詮釋,變成一場正義的討伐大會、發動人肉搜索,等找到虐待者之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攻擊了。


4. 集體認同。

這種時候,不論是言語撻伐、到對方家裡去潑漆洩憤,或者趁人多的時候給他踢兩腳之類的都不用自我矛盾,「看到對方受苦」的心理也不再是什麼「不道德的虐待」,而是發揮正義、發揮愛心、保護弱小之類的號召。


人類想看「攻擊、虐待、殺生」的並不是百分百的心理變態,而是根據你所在的環境規範有所「認知」不同。

古代有羅馬競技場,讓民眾可以看人獸交戰或神鬼戰士互砍,人被活生生地吃掉或被幹掉,現代也有西班牙鬥牛提供類似的娛樂,只要你平常沒看過這類情境,你就會覺得都很殘忍。

因為那超出你心智能承受的感官衝擊,可是再想想,其實傳統的宰牛、宰豬方式跟ISIS殺人的方式並沒有太大不同,包括多數非最現代化的屠宰場也是,都是活生生的把動物的脖子割開、鮮血狂噴致死,然後開始切頭、分體。

而在許多地方,宰殺牲畜也是家族里鄰的節慶大事,成人、小孩、婦女會一同觀看宰殺過程,聽著動物淒厲的哀嚎仍有說有笑、歡欣鼓舞,因為這是「食肉」前的必經過程,是日常生活裡的一部份,甚至宰殺家畜、家禽來宴客也是對來賓的尊重表示。


這類屠宰畫面如果給一般都市人看到,絕對都會列為「史上最殘忍的虐待」行徑,但你、我吃的肉食就是這樣來的,如果你心智無法負擔,可能第一次看到這類影片就會心生「從此再也不吃肉」的念頭,嚴重一點的可能就開始尋求宗教慰藉,因為腦部的思維無法處理這麼複雜的感官刺激,需要外力來讓自己安定。

可是,當你不是素食者,就無法避免這個環節,更別說現代人的化妝品、藥物,通通都要經過動物實驗,那些實驗對動物來說通通都是生不如死的虐待。

所以那種一邊分享這種屠宰或虐待影片的人,然後一邊寫什麼:「太可憐、好殘忍、真是天地不容、令人髮指、希望大家以後可以再也不要吃肉、不要吃龍蝦、別再喝麝香貓咖啡」等等的就太過矯情了,因為他們真正感受到的是自己從這類影片中得到的複雜快感,只是想要尋求一些道德上的認同。

否則用文字寫訴求就好,幹嘛要要大家也看到畫面呢?


就像大家都喜歡看動作片電影,但絕對沒有人想看「一個人從頭打殺其他人到尾」的劇情,不論特效再好、打鬥場面再帥,為什麼?因為師出無名,這樣的打殺在大家的理智看來太不道德,所以一定要有邪惡的大反派,最好是「大反派笑嘻嘻地欺負他人,而好人則是嚴肅地來懲罰壞蛋。」





電影《私刑教育》裡,一票壞蛋笑嘻嘻的欺負女生、調侃丹佐華盛頓。




丹佐華盛頓則是用這副死人臉跟壞人講道理、談判。




壞人當然不聽勸,最後就被丹佐華盛頓用這種死人臉給「通通」殘忍地幹掉了,看的觀眾是大快人心。





而在電影《重案對決》裡,胖壞蛋也是笑嘻嘻地殺人、調侃律師與受害者。




最後當然也被死人臉的好人給殘忍地懲罰殺害了,觀眾看的也是拍案叫絕。

好人嚴肅的模樣讓大家覺得:「他可不是在享受殺人,而是在做一件正事、做一件好事、是心不甘情不願的。」


而瘋狂轉載虐待動物影片某種層面來說也是要塑造「大反派」,但其實,要當好人還有很多方式,包括對身旁的家人好一點。

而「虐待」也不只是拿鐵鏈綁別人脖子才算虐待,基本上,讓一個國家的國民買不起房子也蠻有虐待意味的,只是不是痛在脖子上。




--


後記:

最近的軍人虐狗事件有一個關鍵點,就是:


思維與時代脫節。


影片中幾名軍人嬉鬧的虐狗,還拍影片上傳。他們沒有搞清楚所處的環境氛圍,台灣不是一個能公開虐待動物還能不受討伐的地方。

如果放在其他國家的軍隊或古代,這件事可能根本沒有人會理會。


而後來工研院主任杜紫宸又在臉書表示:「如果海軍陸戰隊士兵,連虐狗殺狗都不敢、不能、不允,真要見血打仗,他能嗎?」然後馬上也被大家群起圍攻。

這跟敢言與否無關,因為他說這句話的真正意涵是:當軍人,應該不要怕見血、不要怕殺生。

但是他表達能力偏向,把「虐狗」兩字講出來,再加上思維不周全,沒有考慮到「在這塊土地上、這個時代,其他人對於這句話的觀感」,所以引發眾怒。

否則他要是在對日抗戰時期講那些話,應該就沒人鳥他了,或者他要是這次說:「應該讓軍人都去屠宰場看看生鮮過程,瞭解社會真實的一面。」那應該也沒人管他了。


就像要是你跟大家說:「要吃炸豬排、喝豬血湯,就要拿大刀,從豬脖子頸動脈用力割開,讓豬血大量噴出然後收集起來,再把豬分解,切成一片片的,這樣才方便大家食用。」

那保證也會被網友撻伐,最好的方式就是「君子不近庖廚」,要吃肉食,不需要去「描述」那些畫面,也不用「要求其他人與你一起感同身受」,因為,「眼不見為淨」的意涵其實是:


避免你腦部存有這個記憶去干擾到其他心智思維。


所以,群眾瘋狂看虐待影片的時候,可能他們腦海中也在上演某些「不足為外人道」的神鬼場景吧。



當然,按照慣例,如果有人要跳出來說:「你怎麼能說其他地方就可以接受虐待!你怎麼能說殺生是對的!」

那麻煩請你出門在外,不要聽從陌生人指示進入提款機英文介面。


--


這次用的封面照是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 2000),裡面描述古羅馬人的競技場廝殺,雖然有打鬥畫面,但其實不是很血腥,因此多數人看了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不過電影中描述到,古代的民眾因為想要重口味的娛樂,因此熱衷看這種生死打鬥,放在現代來看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你連看到旁人受一點小傷流血都會覺得痛苦萬分,怎麼可能還去看一個人把另一個人砍個幾刀?

因為集體認知被扭轉了。

就像很多戰爭裡,常常有軍隊對平民做出暴行,但並不是那些軍人從小就都是殘忍成性,而是因為在特定的環境下,你的認知不得不改變才能讓自己不會發瘋,當長官要求、當其他人都這樣做的時候,你只能把自己也變成「殺人為樂」、「失去人性」這樣的狀態。

是的,在人類社會裡,「殺生」或許是無法避免的,而很多社會事件,如果不喚起多數大眾的「殺伐心理」,可能也沒有辦法獲得政府有一定程度的重視,就像這次虐狗事件,如果網友沒有眾怒,軍方也不會插手。


所以更重要的或許在於「增加一些有用的教育」!

「國民義務教育、補習教育、父母教育」似乎對很多事情都沒什麼幫助,那政府何不把每年這類社會問題都整理起來,把該教的就編列到學生教材裡面呢?


攻擊遊民、

虐待動物、

阻擋救護車、

KTV走錯包廂被海扁、

小吃攤看隔壁一眼被槍擊、

大言不慚抄襲他人的設計、

大量粉絲認同被抄襲的設計、

去日本旅遊把人家民宿的紙窗戳破、



這...








--





















2 則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我的相片

Designer、Blogger、Pop Artist

喜歡鮮豔搶眼的各類設計和創作,
以及電影裡出現的各種吃食畫面,
喜歡跳舞、音樂、畫畫、科幻電影、未來世界!

在網誌分享生活思維、認知互動與設計心得,
希望能讓大家有更多機會住進自己嚮往的空間裡,
也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擁有更動人美好的未來!

電影吃食畫面臉書《Food For Watch》
空間作品集《Foolea Design》
平面作品集《Hyatt Pan》

(留言請用臉書訊息或網誌留言,thx)


For All Manki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