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6-02-20

靈感的平反、靈魂的滄海



如果你做設計或創意類工作,你遲早會遇到一個狀況,就是偶爾你的靈感會跟其他人的重疊。



不論你花多少心力、覺得自己多原創,但很有可能就在一段時間後突然發現你的東西早在多年前就被某個外國設計師或創作單位量產過了,而相似度有時候高到你會疑惑對方是不是搭時光機到未來偷你的稿,或者你也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曾在某個地方瞄到過對方的作品而記憶在潛意識當中。

最後你很可能發現「沒有!我們彼此毫無牽連!」可是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

這個問題我也沒有答案,但我常常設想一個可能性,就是會不會有某種全人類意識、想法的資料庫,存在某個我們無法用科學探索的異空間裡,而某些時候,當你想得太用力、過度用腦力,也許就會捕捉到一點裡面的資訊,這也不是說必定會如此發生,只能說人類可能用某種方式在共享這種意念資源。

因此有時候新聞說某些設計有抄襲的嫌疑,但可能那兩位創作者彼此真的沒有去偷看對方、偷拿對方的元素,只是無法解釋為什麼會如此,其實你從事創作久了以後,你會發現這還蠻常見的。

這種情況我們只能希望這些人有原則,能誠實面對自己,如果真的不是自已做的,就坦誠犯錯。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用別人的作品」的成就感,是空虛的、空洞的。

我說的空虛不是什麼自己道德層面的自責,而是在於一樣作品完成時之所以讓人感動,是因為你自己本身經歷了100%的耗費心力過程,你知道每個線條是怎麼來的、每個顏色和角度是經歷過多少修改的,當你在創作的時候,越到後面,你真正期待的是讓這一切元素趕快通通到位,讓自己能如釋重負的去放鬆一下。

等到你終於完成、去看自己的作品,你會感受到那不只是什麼「一張完稿」、「一個畫面」而已,而是「你」這個人所經歷過的歲月和情感,在腦細胞間不斷傳遞訊息、交互放電後透過神經和雙手,把你那些意念用別的物質呈現在這個世界上。


因此作品,就是你這個人的延伸。

不論你認真做或亂亂做都是如此。


因此當抄襲時,你只是在挪用、移動不相干的外物而已。

聲稱一張盜用的作品是自己原創,其實就跟你拿起一片樹葉,然後說這是從你腦袋頂長出來的一樣,你內心深處不會有成就感和滿足。


「不對啊!我看很多被抓包的抄襲大師,他們講起抄襲作品時也是自信破錶、神采飛揚耶!」有人問道。

是的,這是因為他們的目的不是「作品成就感」,而是「利益導向」的這種目標。


請千萬注意!


1. 目標,是人活著的最高準則。

你設定的目標,會建構你呈現出來的外在本尊與行為。

而弔詭的是,多數人走偏、把人生搞砸,並不是因為目標設定錯誤,而是從來沒設定目標。

我們來設想一下,假設你設定「要當好爸爸」的目標,請問你第一件事會是把小孩吊起來打嗎?或者你會把它送去黑幫總部,請幫派幹部讓他刺個青、並參與下週「夜市收保護費」來學習觀摩嗎?

100%不會吧!

你好歹是買東西給他、用物質寵他,就算讓他半夜不用睡覺或成天打電動,也不過是寵壞他而已,但你的行為在自己意識裡是「我正在當好爸爸」。

你總不可能把小孩帶到前總統老家旁邊的興隆公園、放他一個人晚上在涼亭下過夜餵蚊子吧?你會「讓小孩睡在石凳上並醒來後落枕」,同時心滿意足地想著「我真是一個好爸爸」嗎?

當然不會。

因此有設立目標的時候,就算你再不濟,頂多也不過是這類目標裡排名後面一點的成員。當不了全國年度老爸楷模,好歹你在小孩心中也是個聖誕老公公或哆啦A夢之類。

但當你沒有目標的時候,你就是在見機行事、過一天算一天。

國中、高中時,班上總有些同學功課差一點,從沒想過自己是否要升學,於是就帶著撞球桿來教室,然後從早睡到晚,下課去找朋友推一桿、喝飲料、吃宵夜等等。

但你追蹤這些同學,會發現他們長大後也並沒有變成社會底層或幹什麼違法勾當,也都是在上班、結婚生子、一切看似正常。

他們只是沒念到國立學校而已。

因為在升學這件事上,他們沒有目標,但在其他事情上,也許目標多的很。

這樣我們就明白社會上問題人物的成因了:


爛老師是因為他沒想過要當一個好老師。

壞婆婆是因為她沒想過要當一個好婆婆。

討人厭的主管是因為他從沒想過當一個好主管。

壞男人是因為他並不想把「當好男人」作為自己的目標。


等等的以此類推。






不過有一種例外現象,比方在電影《早安越南》裡,羅賓.威廉斯是一位搞笑天王,他主持的廣播節目全部觀眾都愛聽,可是他的一個同事覺得他的笑話不好笑,很想自己去試試身手,並四處跟人家推薦自己。



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這位同事去主持了幾天廣播節目,結果一點也不好笑,被所有聽眾投訴罵翻,但他還是覺得「我是一個很會搞笑的人好嗎!」


這種我們稱為「認知偏誤」,也就是你無法揣摩自己在他人觀感中的評價,而無法去反思自己的問題所在。

因此假設真的有一位壞婆婆覺得:「要每天指責媳婦才會讓媳婦成長!我是一個好婆婆!」那這種也不能說他目標設定錯誤,而是思維不周全、思考方向有問題。


「可是人家說『嚴父出孝子、慈母多敗兒』啊!那為什麼當一個兇爸爸是好、當一個好媽媽卻是壞?」有人跳出來疑惑著。


因為這並不是目標,而是:


2. 達成目標有各種手段。

當嚴父不是為了要「打小孩」,而是要避免小孩受寵過度,弱化自己的社會適應力與反思能力,因此:「培養小孩社會競爭力與生存技能」、「對自我有所要求、造福社會」才是當嚴父的目的,嚴厲只是手段。

而當慈母,則是設定了「希望小孩能無憂無慮、永遠是我的寶貝」這樣的目標,所以小孩想要什麼就給他什麼,不論是打路人還是罵警察,慈母都面帶微笑地想「這是我世界上的最愛,不論他犯什麼錯我都會原諒他的。」因此慈祥只是手段。


這樣你就理解了:

抄襲大師之所以能抄的面不改色、喜上眉梢去形容作品,是因為「抄襲只是手段」,獲利才是他們的目標。

不然假設,我們來舉辦一場特殊的比賽徵稿,得獎者一律沒有好評、沒有獎金、沒有任何搞頭!

你認為這些抄襲者還會去抄襲然後上傳嗎?

不會,因為這場比賽抵觸了他們的目標,他們就不想喜滋滋地去抄襲了。

但或許還是會有其他報名者,這些報名者之所以還會無償地參與,是因為他們能在自己的創作當中,得到真正的滿足與成就感。

你會發現有很多文創者、藝術家都是如此,他們的東西就是不主流、不好賣,但還是會終生就一直創作下去,因為這是他們的「目標」,如果他們的目標改了,那也許就會轉行去賣雞排或開個Uber之類。


所以,一般人罵抄襲者真沒道德、真不知羞恥,其實就跟罵詐騙集團一樣,詐騙集團只要去詐騙,就一定會違反法律、違背道德,但是「詐騙錢財」是他們的目標啊!如果你要他們摸著良心騙那就開天窗了,必定倒閉收場啊。

要達成目標只好不擇手段,違反什麼善良風俗也只是生產過程中的副產品而已,無可避免。


那我們一生,到底在追求什麼呢?


地球是宇宙中的各種星塵碎屑撞在一起而形成的,地球上的人類因此也是用這些宇宙塵土建構的,也許某種不可解的原因,使我們有了靈魂,但我們不管再怎麼活動、再怎麼體驗,有一天終將回歸塵土。

不論你腦子能接上多少天地線、產生多少靈感,最後人體關機時,也是瞬間歸零。

即便未來有科技,可以上傳我們的整個思想和記憶到電腦裡,但由於載體不同,那個電腦所產生的想法和創作,也將和我們原本在這副身軀裡的靈感不一樣了。


所以在我們有生之年,盡量追求自己的作品吧。

不只是文藝作品,任何你的心血、你的創作都算在內,烹飪一頓大餐、成立一個公司、養出一個優秀小孩、讓喜歡的人感受到你的心意。

我們都曾很努力過要留住愛情、要掌握愛情,但愛情其實只是一個你腦海中運作的思想過程,不是實體,因此最後留下來的仍會是你「在戀愛過程中」所給予對方的實質付出,也許是一些禮物、也許是一些照片,也許留下的東西只存在對方的腦海裡,但這些都會是實質的。


當然,你也可以累積自己的經歷、感受,你可以盡情地體驗這個世界,盡情地去旅遊、觸摸,在你腦海中累積探索的記憶畫面,這些也都是你的另一種層面作品,也許哪天真的能上傳思想到電腦時,那就能跟世人分享了!


不論你曾經多麼地叱咤風雲,在所有我們將殘留的遺跡裡,只有對世人有貢獻的那部分能留下來,沒有人會感念壞的部分。

你不會聽到有旁人說:「福氣啊!每次一想到秦始皇曾經焚書坑儒,我就感恩戴德、開心的睡不著啊!」


絕對沒這種事情。


所以,不論你當再怎麼極惡的壞婆婆,或者抄襲了再多的作品、詐騙再多人的積蓄,未來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想去記得、想去緬懷。



--

後記:


如果我們突然死了,自己會不會覺得可惜?

如果會的話,是可惜自己還沒玩夠,還是自己給對方的不夠?



認真地去喜歡一個人,


認真追求自己的夢想,


趁我們此刻還有光芒。






"Follow your dreams, cause we all die young."

by Mark Wahlberg in “Rock Star”




--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我的相片

Designer、Blogger、Pop Artist

喜歡鮮豔搶眼的各類設計和創作,
以及電影裡出現的各種吃食畫面,
喜歡跳舞、音樂、畫畫、科幻電影、未來世界!

在網誌分享生活思維、認知互動與設計心得,
希望能讓大家有更多機會住進自己嚮往的空間裡,
也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擁有更動人美好的未來!

電影吃食畫面臉書《Food For Watch》
空間作品集《Foolea Design》
平面作品集《Hyatt Pan》

(留言請用臉書訊息或網誌留言,thx)


For All Manki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