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4-11-19

無法堅持的理念



在世界上,如果你想要去影響一件事情有兩條路,一種是進入內部去影響,一種是在外面施展影響力。



但每個人一生的時間有限,所以你不可能進入每一個領域裡去影響什麼,比較多的情況是:大家會在外面叫,試圖干擾、喚起圈內人注意。


雖然很多事可以有道德或公益的考量,比方你跟建設公司說:「不要房價設定這麼高啊!大家住不起啊!」

或你跟全台灣賣屋的屋主說:「房子賣便宜一點啊,讓青年人能成家啊!」

或你跟銀行說:「不要讓學生背負過高的助學貸款啊!」

等等的這類問題時,各企業、機關是可以選擇去釋放善意來對大家好一點,但同時你也要思考:


他們有什麼理由要這麼做?


如果你很有濟世的抱負,覺得「社會上某些財閥公司大鯨魚吃小蝦米、或某些企業壟斷媒體、或某家建商手法不太公道、或某些政策對民眾根本無益、或某位名嘴講的八卦太噁心、或某些富二代只會喝酒、罵警察、幻想自己很有特色」等等的這些負面風氣都讓你看不過去的話,那在你非常有理念、想要擷取國外民主精神、公民意識來改革的時候,有三種方式可以去影響:


1. 進入內部影響

也就是進入這些機關、公司、體制內,從內部去影響、去改革。

所以你應該要努力充實學業、培養興趣、積極參與各類活動、撰寫評論文章、與具有知名度的老師打好關係,然後去申請國外學校,盡可能以高分畢業,並去國際知名品牌實習。

最後回國投遞履歷到你原本討厭的那家公司,進去後努力衝刺業績、拓展人脈,十年後升上管理階層,再來改革你當初討厭這家公司的種種問題點,不論是扭轉不公不義或者提昇社會責任,這樣社會上就多了一家好公司,也許能正面影響到無數人。


或者你也可以按照上面的過程,回國後進入黨部或政府部門,積極參與提名,成為官員或議員,然後號召同好,制定良好政策,一起改革政府,這樣最後就會有無數民眾受惠。

或者你也可以把討厭的女名嘴或女主播娶回家,跟她說:「不要再只靠這些名人八卦來賺取五萬的通告費、也不要只靠無意義的粉絲團來衝人氣履歷了!」

你可以請她提昇講話內容、充實知識、呈現更好的作品,這樣或許能為更多大眾做好榜樣。

或者你也可以跟富二代交往,讓富二代失去痞性和虛幻的浮華生活,這樣當富二代腦子有所頓悟時,或許也能對社會有一絲絲幫助。


不過要影響富二代,最好從小就直接送他去腳踏實地的做事會比較有用,但這麼一來,你就要先成為富一代的父母才行。


以上的方式都是屬於「進入問題的核心來直接影響」,但前提必須是「你要有屹立不搖的理念」去準備長期抗戰,花幾十年去按部就班把一整串準備、行動、爭取、落實都一一達成,否則多數人在沒有這種理念的時候,100%不會選擇這條路,而是用另一種方式。


2. 在外部施展影響

因為你一生的時間有限,所以你當然不可能跑去每一家討厭的公司上班,然後變成每一家公司的高層來進行改革,完全不可能。

所以很多人會試圖去「外在影響」這些公司或單位,不論是寫意見信箱、靜坐抗議、丟雞蛋、在媒體撰文、拍攝理念影片等等,這些做法都是希望當事機構有人能聽到這些建言並自動自發的改變。


但是再回頭思考一下:


你期望房價低一點,或許你媽都不同意,覺得:「混蛋,你以為你的學費是哪來的?」

你期望「路平專案」後,台北的馬路能平整的稍微久一點,但承包商老闆會覺得:「混蛋,我兒子不用繳學費、我家不用繳房貸嗎!」

你期望政府能認真看待教育政策,但長官們會想:「混蛋,我下班後要跟家人聚餐耶!多想這什麼鬼東西!」

你期望政府部門出國考察能吸收新知,但官員們會想:「混蛋,我到北歐是來度假放鬆的,一直考察你要我怎麼跟同行的老婆交代!」

你期望電視製作單位不要一直拿國外電影原聲帶抽換幾個音符後就當做連續劇配樂,但音樂製作人會想:「混蛋,我可是有房貸要繳、有女生要討好、有雅痞形象要維持、有『去酒吧要請客』的負擔好嗎!如果我全部自己寫歌,你當我是約翰.威廉斯啊!」(注釋:1)


因此那些試圖在外圍叫囂的文青、憤青、音樂青、建商青、釘子戶青、抗議青的影響力常常不大,因為牽扯的環節太多,沒有任何圈內人會理你。

在華語電影《投名狀》當中就有清楚的刻畫,不論那些「圈子外面的」李連杰、劉德華、金城武在正氣凜然地講什麼「義氣、聽大哥的話、要先攻哪個城市」時,其實他們都只不過是宮廷官員手下的幾枚棋子而已,一點也決定不了什麼。


--


注釋1:

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現代作曲大師,曾為多部電影,包括《大白鯊》、《星際大戰》、《印第安納瓊斯》、《辛德勒的名單》、《侏羅紀公園》等譜寫原聲配樂,其中《侏羅紀公園》部分緊湊的配樂被用在台灣連續劇《花系列》裏面,並非因為台灣早期版權意識薄弱,而是製片單位衝著台灣人就是沒這種音樂素養,覺得:「沒有人會聽出來啦!」於是就拿去給連續劇用了。


--




想改革的第三種方式:


3. 行動派革命

也就是用武力或威嚇的方式來推翻現有政權、剷除現有管理階層。


但這種模式台灣沒有,

你不可能因為政府不懂如何教育台灣學生英文,而手持FN Minimi機關槍去掃射教育部;

你也不可能因為建商的蓋出一大堆糟糕格局的建案,就帶著RPG-10火箭砲去轟掉建設公司總部。


沒有這種人,因為這種做法都是在「拼命」,政府並沒有壓榨到人民覺得:「橫竪都是死,不如成為烈士吧!」這樣的程度,所以台灣多半以溫和抗議手段為主、假日遊行為輔、遊園會小吃為號召來進行公民訴求。


請注意,前面說的那種「屹立不搖的理念」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

因為許多人一踏入社會,瞬間發現社會遊戲規則根本不是「抗議就有糖吃」的時候,他們就不抗議了,乖乖順從現實去上班,不再想著什麼公平正義。

糟糕一點的人會在職場裡踩著別人往上爬,習慣性的繼續包裝自己成好人模樣,甚至還能跑去結婚。

心地善良一點的人則會想著:「先顧好自己,其他什麼考量的就再說啦」,於是也乖乖上班去。

值得驕傲的是,反而許多做音樂的人是真的為了理想而貢獻一生,到了四十歲雖然沒能成為搖滾巨星,卻仍在Pub駐唱、喝著啤酒、留著長髮、偶而進錄音室幫歌手伴奏等等。





台灣人很可憐,本島場景有兩大問題,讓大家根本無法在核心以外的任何地方找到機會:


1. 無主場優勢。

別說想要靠抗議、靠絕食來引起高層長官注意了,就算當黑道、走偏門你也都是劣勢。

在國外你可以擁槍自重、可以拿機關槍去爭奪地盤、可以當殺手跟別人決一死戰、可以搶奪毒品生意,成功一點的結局最後你可以成立毒品王國,住在美式現代豪宅(如下圖,注釋2)、擁有私人飛機。

再不濟當個小咖,最起碼你也能自己沒事在院子抽支大麻煙。

--

注釋2:

這種美式現代豪宅是台灣沒有的,也就是曹興誠先生口中「真正的豪宅」,在台灣,多數人不知道這種豪宅的規格和使用思維,所以沒有人蓋。即便許多大地主有錢人,開出預算無上限後,卻仍蓋出超大的台式俗氣住宅,因為他們找的設計師,都是台式風格設計師。




問題是在台灣呢?

不好意思,你只要不小心「聞」過一次大麻,被驗出來你就要送去勒戒幾個月了!





天啊!

你根本還沒發揮江湖本色就已經被拘禁羞辱...


台灣的小混混連國外高中生都不如,更別說如果你還想耍威風而去買了把槍,很抱歉,你光是持有就要被抓起來,好不容易買了幾顆子彈也只能在家給台妹女友看,女友看完卻也不會覺得你很了不起。

等你某一天終於發狠了,想說到街頭找對手決一死戰、搶奪對方的毒品來建立自己的王國!

不好意思,你能搶到的只有幾公克,你要搶到民國幾年才能付的起屋齡四十年沒電梯的漏水老屋舊公寓頂樓的頭期款!





是的,很遺憾,台灣很多逞兇鬥狠的中學生喜歡穿著黑衣、不屑鄧人,但能做的事情不過是翹課、無照駕駛、喝個超商飲料,然後放棄《龍紋身的女孩》這樣的小說不看跑去鋌而走險而已。

但這些小混混所能享受到最大的尊榮也頂多是跟別人炫耀說「自己曾經參加過某某某的葬禮」了。


什麼!

參加陌生人的Funeral!

(英文好的人請把這句話念出來,比較有感覺)


這他媽的有什麼好驕傲的?





是的,難道還是坐著灣流私人飛機去澳門賭博嗎?

會有這種妄想的人必定是電影看太多了...


因為根本沒一絲此種可能性。


台灣中啜生連說話用字都無法精準,要如何能邁向那麼大格局的英雄主義?

而他們又怎麼可能願意成為世界級的改革者?

他們頂多是買部日系房車改裝一下、在國道上飆車到「德國高速公路一般老百姓的家常時速」就已經很光耀門楣了。


...


是的,台灣中學生連要走偏也很可悲,大環境讓他們連走這麼偏門的捷徑也無法做大,最後一輩子就只是「穿黑衣、上酒店、開二手進口車」這樣終了。

或許媒體除了鼓吹年輕人「去澳洲打工旅遊、尋找自己」以外,是不是也該建議這些中輟生有機會到墨西哥或中南美去真切地享受黑幫世界的主場優勢呢?

好歹以後要浪子回頭也能學「製作墨西哥捲餅」的手藝回來啊!





2. 沒有多元選擇

如果你不在裡面,那你就是局外人。

如果你不全力賺錢存房貸,你永遠也買不起任何房子。

如果你自視清流,擁有偉大抱負而放棄走入你覺得「沒有理念」的平凡上班族人生,到最後就會發現,不論年輕時體驗過再多活動、參加過再多集會、被警方水車驅逐過多少次,或不論有多少人給你鼓勵、給你按讚,這些都完完全全無法讓你有任何棲身之地。


是的,建商絕對不會管你的任何夢想!


最後當你看到其他沒有理念的人都吃吃喝喝、搭廉價航空去國外旅遊、挺著大肚腩並結婚生子時,你才會體悟到過去所做的那一切都「成效不彰」,連一坪公設都買不起。

除了有音樂夢的人繼續在pub彈吉他以外,其他種類夢想的人都漸漸放棄了,沒有幾個人有堅持下去的理念,這也讓他們的理念顯得空洞。

所以你會發現,很多年輕人看似激進、崇高,並拼命對體制咆哮、帶頭衝鋒抗議!

但其實他們內心也只是希望看能不能快速得到履歷、然後弄個黨證或競選公職,且絕對不會願意為了自己在這段過程中的違法行徑而付出任何代價,因為那不過是一個假民主之名的試鏡表演而已。

而台灣畢竟不是國外,民眾除了「旅遊、3C產品、連續劇」等等的主流興趣以外,並沒有更大的公民意識或需求,所以民眾都是讓別人牽著走,而政府理論上是不太管事的。


這裡說的「事」是你每天覺得怪怪卻沒有人會去處理的那種「事」,比方停車位不夠或郵局效率很慢之類。


那對台灣來說,到底好的改革方式到底是什麼?


是熱衷參與公共事務?

還是親身投入核心去主導?

後者的困難度和理念堅持會比前者複雜許多,而且需要更大量的知識吸收和思考和執行,但在沒有人管事的環境下,如果連有心者都不去做些什麼,那台灣的落後仍會持續增加。


你要選擇一個領域、研究,然後進去改革。


有什麼理念,就麻煩堅持下去。





--


唉。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