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1-08-19

想拖堵也要認識夠多人才行


我曾經出過一次很嚴重的車禍,當醒過來時發現我在醫院裡,全身無法動彈,一碰就痛,那時以為我再也無法正常行走,一想到也許永遠不能再跳舞時,我有一種不知道未來何去何從的矛盾和恐懼,因為跳舞是我這一生最熱愛的事。




當你的時間規劃都是一個月接一個月、一年接一年的時候,你會覺得「時間還非常的充裕」,要好好計畫周詳、按部就班、一步一腳印,反正時間還很多麻。


最後就變成:下班先聚餐,週末出去玩一玩,好好放鬆一下。

因此,雖然腦海中的長期計劃看起來是有進度表,但拆開來看短期則不然,你會發現當中通通都只是「日常生活」而已,就在日常瑣事中一年就過去了。

但是,當你的時間感變成以「小時」來計算時,一切都會不一樣。

當你在重病或生命有限時,你會感覺到「即便要活到下一小時」都讓人充滿不安和恐懼,更多的是情緒是憤怒,因為你絕對無法壓縮平常你想做的事情在一小時或一天內做完,然後你會感到遺憾和難過。


這是你能很清楚感到熱情的一種方式。(當然我希望你不要這樣遇到)


你會好想再看一次美麗的景色,滿月、晚霞、雨停後的午後陽光、彩虹、颱風的夕陽;

你會好想再跟親人、愛人去好多地方,講好多話、吃好多東西、相處多一天也好;

你會好想把你腦海中想像的一件事完成:寫本書、拍部電影、錄張唱片、蓋棟大樓,或拯救世界;


不論你能活多久,只要當你仍無比渴望去做到某些事情,那就是一種熱情。


在平常,

你知道你可以讓公司營運更好,所以你跑去跟老闆建議,但多數人從不會這樣做;

妳知道可以讓那個女生找到更好的男友,於是妳跑去跟她曉以大義,但她通常聽不懂,因此多數人不會這樣做;

你知道台灣該有更優秀的藝人,於是你跑去綁架某些歌手,逼他好好練唱、好好學演戲,但這絕對不可能發生;

你相信我們可以扭轉財團圈地、扭轉醜陋的市容,於是你跑去拿刀架在建商老闆的脖子上,要他不要再胡鬧了,但其他老闆還是會繼續圈地、亂蓋醜陋房子;

你相信市長還能做的更好,於是你寫陳情書到市長信箱,但回覆的信件仍是感謝文、開箱文;


有人跳出來說:「這樣想都很偏激好嗎!你應該是要從國中好好念書、再念好的高中,再上好的大學,然後出國念好的研究所,歸國後再請長輩介紹你去給各級長官認識,然後要經營人脈,再爭取黨內民意代表人選,從基本的立委、議員開始做起,學習為官之道、杜絕異性互動,幾年後再慢慢升上去...」


很多人認為應該要這樣走,才能為國家做一點事情。


是的,當你人生有數十年、數百年壽命的時候,你是可以慢慢培養、慢慢耗,但當你「不是從出生就含著金湯匙」、「不是從出生就已經預定要推動某些法案」、「不是從出生就想好要給這塊土地上人民更好的生活水平」時,你的熱情就像火一樣,你沒有東西燒、也找不到東西足夠給你燒,最後就漸漸熄滅。


有人又跳出來說:「這樣想很偏激好嗎!社會本來就要慢慢演進啊!空有熱情有什麼用!你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啊!你要有詳盡的企劃、人脈、資源!你不能直接否定現在的現象!」


是的,

當你「看到更好的國外案例」而嚮往時,你會被說成崇洋媚外;

當你「更願意賣命於工作」時,人家說:「你以為你是老闆啊?」

當你「認為自己當了官員,一定想辦法為民為國」時,你絕對選不上;

當你「有能力可以創造出什麼」的時候,人家跳出來說你要從國中開始按部就班。


是的,

學習高等數學,需要花時間按部就班,如果你智商普通的話;

精熟法律政治,需要花時間唸書、觀摩,如果你能踏入那領域的話;

學習才藝、精研技術、培養學理知識,每一樣都需要非常長的時間;

但以上這些都只是基本準備,不是「做」。


創造力爆發時,最需要的是把概念化為實際,而這個過程正是最常聽到別人跟你說「你要按部就班」的時候,大家總是建議你:「你現在先好好上班、以後有機會先買房子,然後結婚、生小孩、送小孩補習,等到小孩結婚、你也退休了的時候,你就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喔!就可以去追求你的夢想!」


所以,

我們要等到六十五歲才開始追夢?

我們要等到六十五歲才開始美化市容?


熱情就是火,你是火藥、你是火球、你燃燒自己。


熱情的人渴望能做很多事,而且是「當下」浪漫地想要去改變什麼!

但是,那些以月份、年份為時間計算單位的旁人並不會有這些感覺,大家不懂你為什麼這麼渴望改變?不懂你為什麼這麼嚮往更美好或更現代的東西。


「多數人活著的形式,長年來已形同死透。」by 酥酥依緹



如果你也充滿強大的熱情,那恭喜你也是全世界最孤單的人之一。

是啊,你想著:「不過就是找到資源、有個舞台、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再讓熱情感染他人,最終完成夢想不是嗎?」


但你知道嗎,
人一生中大概會認識500~3000個叫的出名字的朋友(注釋1),而你知道其中有多少是那種充滿強烈熱情的人嗎?

你可以現在馬上回想一下身邊的朋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答案:


不超過四個。


通常的狀況下是兩~三個,跟生長環境有關,如果你也是在中下階層長大的話,普羅大眾是沒有熱情的,他們僅僅是被動地被牽著走,也因此他們願意忍受不好的老闆、願意跟哀怨家人同住、願意結無感情的婚,願意台灣市容是這幅德性。

在這種令人遺憾的比例裡面,當中要有一位強大背景或足夠資源或澎湃熱情的朋友機率有多少?

極少,更別說還剛好能志同道合了,所以有熱情的人除了在該領域的夢想中孤單以外,還要培養強大的現實整合能力與行銷能力,才有機會去「搜尋到」資源、關鍵人物。

有人跳出來說:「我們公司就有一個人很熱情啊!你少偏激了!」

是啊,你公司有一個,他公司好像也有一個,大家總會認識兩、三個麻,那請問光一家Apple或Google公司裡面有幾個?

「帶領一群有熱情的人衝刺」是很艱辛的遙想,這也是篇名的由來,而原本我把標題名為《熱情實驗室》,因為我在想,有沒有可能有什麼方式,可以把有熱情的人集中起來、一起完成什麼?

站起來看看四周,有沒有什麼從馬路排水孔蓋縫隙中伸出的手正在揮舞。


是的,我好希望能為這社會多完成點什麼,好希望能把腦海看到的未來畫面一點一點地呈現在這世界上。

當時間感變了,一分一秒在眼前都顯得如此清晰,我們深怕夢想無法實現、深怕熱情漸漸熄滅,這樣過一生太令人遺憾了。



有人生氣地跳出來說:「你應該要欣賞我們現在擁有的、肯定這些前人成就啊!」



是啊,是要肯定啊,



那些把台灣弄成這副德性的人不就在這樣做嗎?










--





注釋 1:

參考《超級關係》一書







--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