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7-05-13

僵化的心胸



我們身旁不乏許多怪人,最令人訝異的是,部分怪人並不是從小就怪,而是越長大越怪,或者說越老越怪,怎麼回事呢?





我們多半以為怪人是先天腦子哪裡有點問題,導致他/她行為異常,但如果人後天也可能變「怪人」的話,那就讓大家恐懼了,因為難保自己有一天不會走上怪路。

要理解怪人的怪行為、怪想法是怎麼來的,我們必須先看看人的思維是怎麼組成的。

小時候雖然我們還不會講話,但依稀記得些兒時看過的畫面,這我們稱為「意識到」,也就是當你看到光亮、聽到聲響,你會感覺到並想去做出反應,而如果你連這種反應都沒有的話,那就是所謂的「植物人」,植物人由於腦部受損太嚴重,無法去察覺周遭的動態,變成類似「只剩細胞還活著」這樣的無意識生命。

人必須要會講話、使用語言,我們才能開始有條理的「記憶」及「思考因果」,這就像是你拿本字典上把上面的中文字一個個剪下來、幾千個字隨意丟在地上,然後任意抓起一堆字,你無法從中得到意涵,你也記不起來這些字排列的順序,因為那些字對你來說沒有意義。

當你不會使用語言時,世界上的每一樣東西都充滿「不確定性」,比方每次大雨時你只能等待洪水到你面前了你才知道要跑,而沒辦法看著遠方的山區而想到「這樣會不會有山洪啊?」


或者比方當你聞到森林大火時被烤熟的動物覺得味道真棒時,你也無法去想「這些烤肉是怎麼來的?」你頂多只能常常回到這個地方來徘徊,看看會不會又突然出現烤肉,而無法聯想「失火、烤肉」的關聯,或者「拿火、燒敵人」的應用想像,所以動物無法用火,而是看到火就直接落跑這樣的習慣性反射。


大家可以哪天有空試試看去揣摩「完全忽略語言」的感覺,你就讓自己完全不去理會旁人講的話,當別人看著你對你說任何東西,你就馬上把頭轉開東看西看,不要想任何事情,並讓耳朵完全忽略對方在講什麼,當對方拍拍你要你回應時,你也只能看他一眼就把頭轉開離去、繼續東看西看,如果對方還不停拍你問你在幹嘛,你就用頭頂撞他或咬他。

當你走到廚房或茶水間,拿起茶包、飲料包,也只能用手抓一抓、拿起來看一看、聞一聞,然後「放下」,你抬頭看著整個廚房裡面的廚具,不懂那些東西是什麼,只知道裡面似乎有放一些你看不懂的東西,最後終於看到餐桌上有一盒打開的熱便當,於是你就聞一聞,直接把整個便當吃掉,因為你也不會去想「這個便當屬於誰的?」


而這就是「動物」的世界。



動物看待我們人類的東西都是這樣「既看不懂」但好像又有一些「什麼可以去探索的」,不過最終探索出來能理解的,也多半都是「吃的」,因為吃東西維生是最基礎的本能,而人類其他行為在動物眼中都是費解的、無意義的。

養寵物或訓練動物的人可以用一些簡單的玩具或互動就讓動物著迷,動物可以玩上多年也不嫌煩,但你有可能天天去公園「遛女友」嗎?每天帶她去公園散步一圈就這樣到老?她鐵定抓狂,更別說還要她去不停撿飛盤、追遙控車。

人類可以透過語言去「確認」很多事物,透過旁人每次對各種物品的同樣的稱呼,而讓我們學會了:「噢~原來這是汽車啊!」「原來媽媽這種語氣叫做『生氣』啊!」「原來把我丟到水裡這叫做『游泳』啊!」等等的。

我們一邊確認世界上的各種物品,一邊去傳達我們的喜好,父母問要不要吃薯條?我們知道什麼是薯條了,也記得薯條是甜的還是鹹的,我們就可以去表達「要」或「不要」的意願。



然後我們開始抽象思考:

要不要隱瞞大人『他們聽到會不開心的事』啊?

我能不能吃飯吃得比同學快啊?

過年是不是都有年糕可以吃啊?

麥當勞叔叔送比較多禮物還是聖誕老公公啊?

我是不是電影裡的超人啊?


當我們記憶越來越多、思考越來越多,我們就成了「智慧生物」,也就是我們去探索外星球時渴望遇到的生物類型,因為如果別的星球上只有一些細菌、單細胞生命,那跟我們知道海底火山旁邊有微生物能活著一樣,似乎僅只是某種「存在」而沒什麼太出乎意料的意義衝擊,可是如果外星球有智慧生命、有自己的文化、價值觀,我們就會覺得很妙、很想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做什麼、渴望什麼、崇尚什麼。

也就是他們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身為生物的主要行為動機是「生存」及「繁衍」,即使是植物也是如此,沒有植物存在的大方向是把自己弄的很好吃,然後某天突然被其他動物吃光而滅絕,而是希望動物吃了後能把種籽帶去其他地方排泄、萌芽。

但智慧生物會思考「生存以外」的事,去推想事物的「更多層面意涵」,但最麻煩的就在於:

當你思考更多層面,你的「動機」也開始改變。

動物看到天空一百次閃電打雷也只是「看」,頂多躲起來,但人類卻開始會想:

是不是天上有神啊?

是不是神發怒了啊?

是不是我們要殺幾個村人祭神才能平息啊?

是不是要獻祭沒結婚的處女才更有效果啊?

常常都有天災,是不是要定期獻祭才對啊?


所有動物都沈穩或無聊的觀看日蝕、乾旱,但只有人類會跳起來把隔壁鄰居抓去剖開胸膛放血,而更讓人沮喪的是:


你沒辦法證明對方是錯的。


因為就邏輯來看,鄰居看到日蝕,然後把你家人抓去殺掉,沒多久太陽又出來了!這不就證明殺生祭神是有效的嗎?


「那也應該試試看不殺人的話,太陽會不會出來啊!」有人激動的說道。


是的,這是所謂的實驗精神,但對方可能會想:

「靠夭,如果我今天少祭神一次,下次天神發怒,把日蝕變成十天怎麼辦?我的農作物就死光了!不行不行,還是先抓你家的女兒來祭神才是正經事。」


所以,雖然語言讓人類能思考、歸納許多不確定性成為「可預期性」,讓我們學會了用火烤肉吃、知道種子丟在土裡面會長蔬果出來,知道下雨可以讓作物發芽長大。

但同時人類也因為使用語言不斷擴充自己的「智慧」,而又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有些人說祭神要用小男孩,

有些人說祭神要用小女孩,

有些人說祭神要用十個人,

有些人說「我的神愛世人。」

有些人說「你的神才不是真神!」


最後怎麼辦呢?


就是彼此打仗、幹掉對方、讓對方相信「我說的才是對的~」


「那也應該試試看去信仰別人的神會不會也不錯啊!」有人睿智的說道。

但這可能嗎?


你能走到樓上鄰居家說:「哈囉!我看你們掛十字架很久了,要不要試試我們家用的八卦鏡啊?圖案比較豐富也比較閃亮喔!」


難道可以嗎?


當然不行,因為對方雖然沒辦法證明「十字架效用比較大」,但你也沒辦法證明「八卦鏡比較好」,而大家也都忘記在語言發明前甚至語言發明後的一段時間內,世界上其實完全沒有這些東西。


「那何不試著用和平的方式來信仰這些東西?」有人提出看似最周全的建議。


但最後又會怎麼樣你知道嗎?就是某一些人會「開始想」:

「老陳、老蕭你們看,那群笨蛋已經越來越不尊重神明了,我夢到神跟我說,我們必須要設立典範,執行鐵血紀律,以後只要誰不信仰我們的神,我們就殺光他們全家,這樣我們就一定會上天堂,如何?老蕭,這裡有個炸彈,你先綁在身上去百貨公司逛逛。」


就算有一億人口說:「好的!我們來個信仰大合璧!不然自由選擇也行!反正不要吵架、不要強求、大家快快樂樂的生活麻!」

但只要有一個人想著:「上帝說這樣不對,要制止這種歪風。」然後就綁著炸彈去逛大街,那我們就永遠會活在恐懼當中。


同樣的,只要人群裡有一個人想著:

被女生拒絕了,拿刀去捷運上殺幾個人吧~

被同學排擠了,拿步槍去學校掃射吧~

被房價嚇到了,拿點黑心油充當食用油吧~


等等的這類思考模式,社會就會產生大大小小的動亂。


「幹!爲什麼就有人會去這樣想事情呢?不能『正面思考』嗎!不能『以和為貴』嗎!不能『心中有愛』嗎!」很多人氣憤地說道。


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主題:


怪人的思維怎麼來的?他們為什麼不能像我們一樣「正常」呢?


「是不是他們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呢?」有人問。


但我們也都看到,社會上不乏超高學歷的人做了很多恐怖的事,所以跟教育有那麼「正相關」嗎?


「是不是他們沒有體會到『真心關懷』的愛?」有人又問。


但世界上依然很多父母慈祥、和善、摯愛,小孩卻不學好,或天生喜歡虐待動物、壓榨旁人的案例,所以給更多的愛就有用嗎?


人腦跟電腦很像,假設,我們能在腦中輸入「不要傷害人類」這條指令,那捷運殺人魔可能就去砍水果、校園槍手可能就去掃射森林而不會殺人,所以理論上只要有足夠的「妥善指令」做為行為準則,那我們就能避免許多恐怖行徑,但這有幾個問題:


1. 指令無法精確。

大家聽過一個東西叫做「機器人三原則」嗎?這是一個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在小說中的構想,在他的故事裡,機器人出廠時已經設定好三大原則(注釋1):


a.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袖手旁觀)使人類受到傷害。

b. 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c.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看起來是不是很棒!邏輯很紮實吧!不能傷害人類、要聽人類的話、還要保護自己,這樣就不會被有心人士利用去做壞事了!可說是萬無一失對吧。

No,在他小說中,機器人常常被用來殺人。


「怎麼可能!機器人不是『不得傷害人類嗎』!」很多人問。


對,但如果你把想殺的人給「蓋布袋呢?」你把討厭的人用布袋裝起來,然後要機器人去揍這個布袋,這對機器人來說就沒有違背指令喔!


當你只有「大方向」時,就會衍生出各種詮釋跟漏洞。


比方公司跟大家說:「有問題或建議可以在會議上提出來喔!如果大家一致認同我們就會去改進~」

然後你在開會時提出說:「經理是白痴,不做事、沒想法、挖人牆角、找很多人麻煩。」八成以上的同事們紛紛附和,但請問,公司真的就會把經理開除嗎?很可能不會。

所以你怎麼辦呢?默默隱忍、耕耘、努力工作之餘也搜集一些經理惡行資料,等到終於升職時,再請經理走人,但這不就跟原本公司的「初衷」、「大方向」不一樣了不是嗎?

這種「轉彎的思維」,我們可以稱為心機、心眼、心計等等的,也就是我們私自在心裡面調整、修正過後才使用的行為準則,而絕對不是像公司說的「有問題就提出來」,因為通常那樣做都沒什麼好下場。


2. 指令脫離現實。

如果我們都相信「愛是永恆」、「堅貞不渝」、「從一而終」這類美麗的辭藻並把它當作我們的最高準則,那理論上,你應該跟幼稚園的青梅竹馬結婚終老才對,因為那是你第一個對象,應該要「愛是永恆」。而生物學上,一個跟你一起長大的人,生理本能會讓你抑制對這個人的性慾產生,這是為了避免近親繁衍的自然機制,因此青梅竹馬反而對愛情是一種劣勢,但即使你跟對方在一起很無感,也不能去尋覓其他對象,或用其他方式舒壓,因為要「堅貞不渝」。而即使對方講話很無聊、想法很淺,容易看一些文字很多的網誌就誤解作者想說的而謾罵,甚至動手家暴,你也不能跟對方分開去尋找更理智或更有趣的對象,因為要「從一而終」。


請問這樣真的會「幸福」嗎?


當然不會。


如果我們囫圇吞棗地把各種看似「漂亮」的字句都深信不疑,那對人生來說會是一場超級災難,因為當人類跳脫「追求食物、繁衍」後變成「智慧生物」時,我們就把整個世界、把我們接觸到的一切給過度的「複雜化」了,那你怎麼還能用一句話、十句話、一百句話來當作準則依歸?

比方「心存善念」的人,最後看著其他沒這麼善的人紛紛變成大老闆、子孫衣食無虞,自己只能生悶氣。

比方「精益求精」的人,最後看著其他畫簡單卡通小人的網友變成大作家、子孫衣食無虞,自己也只能生悶氣。

很多歹徒、詐騙集團成員、恐怖份子都擁有高學歷、擅長樂器、擁有藝術眼光或商業頭腦,那「學鋼琴、學畫的小孩不會變壞」又都是唬人的嗎?


「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每一句話都是假造的嗎!」很多人紛紛拍桌動怒了。


是的,這是一個人命關天的問題,處理不好的話,殺人或自殺都有可能,因此我們必須重新認知一下思維到底是怎麼運作:



1. 語言構成了人的思維。

當我們學會語言後,就可以把你看到東西、感官接觸到東西,透過語言字詞去分類、記憶、編織順序,因此我們可以開始思考「我想吃飯或吃麵」、「我昨天吃飯還是吃麵」、「我昨天吃的飯不好吃」、「昨天煮飯的人是外行」、「一個星期前去的餐廳真好吃」等等的各種思緒。


2. 思維構成了人的動機。

當你想著「媽媽煮飯不好吃」,所以產生了「我想要會煮飯的人當老婆」、「我喜歡吃薯條,希望老婆會炸薯條」、「我比老婆會做菜,雖然我才該下廚,但我不愛她,不想煮給她吃」等等的動機。


3. 中心思想主導大方向。

媽媽說:「以後一定要保護女生、要疼老婆。」男生以後就可能會去體諒老婆、思考如何能讓老婆過得舒服。

媽媽說:「以後一定要找賢慧、會做家事、懂事的老婆」,男生就可能會去找女生來當黃臉婆、讓婆婆使喚。

爸爸說:「我們家做營造的,馬路一定要每年開挖,這樣房貸、學費、出國玩機票錢才夠。」那小孩接班後就會開心照做,然後路平專案會失敗。

爸爸說:「我覺得日本真漂亮,希望有朝一日台灣馬路能跟日本一樣平、一樣漂亮!」那小孩接班後可能就會去日本學鋪馬路的技術,但回國後就被其他利益關係廠商暗殺。


當你心中確立一些中心思想,你往後行為就多少會依照這樣的原則去延伸。


有些人專情、有些人多情;

有些人會亂丟垃圾、有些人認真資源分類;

有些人凡事照規矩、有些人總在法律邊緣;


極端一點的,比方古代女生身體是不能給任何男生用任何方式觸碰的,碰到就痛苦萬分而自殺,即使還沒碰到但疑似要碰到也可能自殺,而父母即便難過,也覺得這是「貞節、烈女」的表現而欣慰,因為當時人們的中心思想指導原則跟現在不一樣。

而世間太多瑣碎的事務,所以人面對不同情境、不同領域,就會有各式各樣的的中心思想原則。


4. 偏見迴旋。

如果一句話「前後邏輯」可以相呼應,很容易就會讓某些人的思維繞不出去而形成一種堅固的「偏見」。

比方「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我們的確是看到歷史上、新聞上很多人為了錢而送命的,也看過很多鳥誤觸陷阱而被逮到的,因此這看似是一個非常符合邏輯的論述,但如果拿這個當作人生準則呢?

那「要合法地賺錢喔!」「不能搶人財物喔!」「人生不是只有賺錢喔!」「錢太多不會花也是枉然喔!」「存款很多但拼命殺價也只會吃到黑心食品喔!」等等的其他論述就不是他們最大考量了,這些人最後可能就會非法賺錢、可能會殺人越貨、可能會只愛看存款數字、可能會生活品質一團糟等等的。


而幾乎所有「成語」、「銘言」、「格言」、「經文」、「演講稿」,甚至「網路流行語」、「情話」,都可能被人拿來當成人生指導原則或中心思想,而當一個人進入「偏見迴旋」狀態時,要再走出來就很難了。

比方信仰宗教入迷的人,他覺得「你們其他人都會下地獄,因為你們不信神、不虔誠!」

你說:「上帝很好的,不會隨便讓人下地獄啦!」

他回:「你怎麼知道,你擅自揣測上帝意思,你下最深的地獄!」

你說:「你又不是上帝,你怎麼知道他會怎麼做?」

他回:「你居然還敢反駁!這就是大不敬的表現!」


相信大家都看過這類沒完沒了的爭論,而不只發生在宗教爭執,一般網路新聞或網路文章下面都有無數網友拚的你死我活,你通常一看就會發現當中某幾個人想法就是很奇怪或很卡,彷彿就是有那麼「一個概念」他們看不懂,而讓他們的整套思維、人生觀、人生發展,通通都因此受限、偏向,而你既不能用證據去讓他們改觀,也不可能在理論邏輯上讓他們跳出來。


怪人形成的原因就是腦海中有「卡住」的特定思維,而通常原因就是:


1. 腦部「不夠」正常。

人腦畢竟不是電腦,不是每個人的思維在腦細胞神經傳遞時的經過順序都是一樣的,簡單描述類似的概念就像:

小明的思維觸發包含「安全感」、「探究新事物」、「判斷有趣否」、「選擇要不要拿取」。

小華的思維觸發包含「顏色鮮豔與否」、「可不可以吃」、「選擇要不要抓來吃」。

那小明看到一包糖果在桌上可能就無感,但小華就會走去拿來研究,最後可能還吃幾口。


這些「先天腦部的優先在乎」跟「後天對世界的了解」讓我們每個人的行為模式都不一樣,而把這個概念放大「無數倍」就是社會中人們形形色色的思維與人生道路。

比方幾乎絕大多數女生都認知「穿高跟鞋」會比較漂亮、讓人比較有自信、看起來比較正式,但只有少數女生知道,走路或站姿不要外八字會比較好看,而不知道的女生就會終生不明白「自己跟另一個女生在旁人眼中的形象差異」。

又比方幾乎絕大多數男生都知道「浪漫的燭光晚餐」這件事,但是比較不浪漫的男生就真的只會去「訂一個餐廳、放一些蠟燭、送個花、請餐廳的人唱個歌」之類的,而浪漫的男生則會在各種時候都會做出種種細膩的舉動,那不浪漫的男生也終生不明白「為什麼很多女生並不覺得自己浪漫」?不都已經做了那些該做的事了嗎?

而最後,通常類似的人就會在一起,

因為妳可能會站外八字,但妳老公可能不知道世界上有所謂「站姿外八字」;

因為你可能不夠浪漫,但你遇到的女生也只知道燭光晚餐、浴缸花辦這種浪漫;

於是彼此都能開開心心地走下去,至於會不會某一方不滿足或被對方營造出來的形象所誤導而出問題,在過去文章則討論過不少,今天不提。


人的腦部思維順序不同,而讓「某些人感性、有些人務實;有些人數理強、有些人美感佳;有些人喜歡透過創業獲得滿足感、有些人喜歡透過自拍獲得滿足感、也有些人喜歡靠男生追求自己來獲得滿足感、也有些人喜歡家暴打小孩來獲得滿足感」等等的不同思維特色,而這些「思維體質」無法強求,當你身為男生不像女生那麼感性,你就是沒辦法像女生那樣情緒化去體驗事情;或者當你容易對外人心生恐懼,你就是沒辦法像別人那樣活躍、社交。


而這些生理上的腦部限制,就會導致大大小小的怪思維出現。


2. 灌錯軟體。

如果你從小就被灌輸「連續跌倒兩次,就是大逆不道,必須以死謝罪」,那你可能真的會在某一天跌倒了兩次後就自殺了。


人類傳統束縛、陋習思維會給我們種種思維限制。


比方電影《豪情四兄弟》(Sleepers, 1996)裡面,布萊德.彼特等四個角色年輕時曾在感化院受到侵犯,如果按照貞節思維,他們四個應該自殺,因為無顏活在世上受辱,但在片中他們四個卻活下來,並在最後對侵犯他們的人一一報復。

那到底哪種價值觀是對的呢?是要以死明志、還是繼續活著?


文天祥如果去看電影《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 2003)會不會氣得半死?湯姆.克魯斯怎麼能「歸順、喜歡」自己的敵人?還跟敵人稱兄道弟?最後還認賊作父、回來打自己人!這不是身為人最低下的格調那是什麼?


很多故事給古代人看或給爸媽那個年代的人看,大家都會氣得抓狂,那這是不是要讓我們好好思考了:


如果一件事情放在「昨天」跟「今天」就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接受度,那這裡面真的有所謂「對」或「錯」嗎?


以前父母看到男孩子留長髮都會說:「這小孩以後要坐牢了!」

看到男生穿黑色球鞋就會說:「這小孩要去混流氓了啊!」

看到女生染金髮就會說:「這女生要變太妹了啊!」


那父母有沒有做過「他們父母」也看不過去的打扮?


當然有啊!只是他們自己都刻意忽略了,並用「想像中的情境」去套用在晚輩身上,因為仔細想想就知道,大家有真的看過什麼人因為「穿黑球鞋、染金髮、穿鼻環、畫煙燻妝」然後就犯法被抓去坐牢的嗎?還要犯下足夠大的案子才能上報並被我們的父母看見喔?有嗎?

顯然是沒有,那父母這種擔憂是怎麼回事呢?

完全就是「思維錯置」導致的想像跟偏見。

他們也許看過國片裡面的古惑仔都穿黑衣服,也看過黑道公祭時大家都穿黑衣服,然後因為怕小孩自己學壞,所以把腦海中這些元素湊在一起,覺得:「戴耳環、穿奇裝異服就是要加入黑幫了啊!自己管不住了啊!小孩要來伸手要錢了啊!不給就要動手搶了啊!」這樣的潛意識想像。


同樣的,如果你從小信仰的宗教就是教你「有機會就殺掉異教徒、即使因此殉道也能馬上進天堂!得到永生的快樂、享樂。」那你是不是有可能就走上恐怖份子的路?

老師跟你說:「殺掉同學不會進天堂啦!」

你也會反問:「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上帝,我看連你一起殺掉吧!」

等等的又是另一個無止盡的偏見迴旋。


面對種種社會上的旁人動機,就出現了很多正反理論去教大家如何應對,比方有什麼「厚黑學」、「帝王學」、「主管學」,還有「黑心商人的告白」、「幕後操手的告白」、「離職員工的告白」,當你看到這麼多不為人知的心機,很有可能就會憤慨地覺得:「媽的,乾脆我們自己也來當個壞人好了!不然好心沒好報算什麼呢!」

極端的崇拜「道德約束」與極端的沈迷「惡意心態」兩者都屬於偏激、偏見,那有沒有什麼理想的方式能避免我們自己、或我們的小孩走上這條路呢?

有的,就是把「心胸開放地接受各種可能性」當作最高原則。


有可能存在上帝,但也有可能沒有,不是嗎?

上帝有可能是白人、黑人,但也有可能是外星人,不是嗎?

世界上有可能不存在外星人,但也可能存在,不是嗎?

有男生是為了想要親密關係而討好妳,但也有男生是為了追老婆而討好妳,不是嗎?

有些男生是為了太喜歡妳而娶妳,但也有些男生是為了不想當壞人而硬娶,不是嗎?

有些女生是為了真心喜歡而嫁,但也有些女生是為了物質生活無虞而嫁,不是嗎?

有些女生是因為痛恨男生而罵男生,但也有些女生是因為沒被男生疼愛過而罵,不是嗎?

有些網友是因為無聊留言謾罵,但也有些網友是因為誤解文章而狂罵,不是嗎?

有些魚類是可以安全生吃,但也有很多魚類是煮熟再吃比較好,不是嗎?

有些好男生看似很可怕,但也有壞男生看似很正當,不是嗎?




每件事情也許都還有其他解釋,不是嗎?


當然都是。


各種事情都有太多可能性,而如果你/妳已經預設立場認為「這件事情就該是什麼樣子」,那當後來發現其實不是這樣的時候,思維就可能會受到衝擊、憤怒、想法轉不過來,嚴重一點的就連帶其他世界觀一起崩解,鬧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保持開放的心胸,嘗試接受各種可能性。



--


後記:

小時候大家多多少少都會發現班上有一些怪人,或某些時候我們自己也被當成怪人,但最奇怪的就是,長大後許多原本看似正常的人,居然都漸漸變怪了,放眼望去一大票怪怪的鄰居、怪怪的路霸、怪怪的奧客、怪怪的電影院觀眾、怪怪的同機旅客等等,爲什麼呢?

原因是很多人的想法不多,等到終於面對複雜的世界時,發現很多東西自己都沒什麼準則,而只好參照:

1. 父母的行徑、父母的做法。

2. 電視上、媒體上的主流做法。


3. 東拼西湊的格言、文字。


在他們心中不一定是「我今天就要拿某某人的案例來當我的參考」或「某句話就是我的座右銘」,而可能都是存於潛意識當中的,而潛意識的僵化思維會跟往後看到的其他思維互相干擾,這也是為甚麼很多不得志的父母,會越來越討厭看自己小孩喜歡的各種東西。

覺得小孩崇拜偶像、花時間打扮、從事各種興趣都是沒什麼太大意義的,那對這些父母來說什麼才是有意義的呢?

唸書、成績。


但你可以想像,這些當了父母的大人,在自己學生時代絕對不會以唸書、考試當作生活目標,而只是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當父母可以給小孩什麼,於是就直覺地認為:「父母就是要督促小孩唸書吧~」「小孩就是要專注課業吧~」「如果小孩不開心一定是旁人害的吧!」

他們絕對不會認為自己造成小孩的不開心、思想偏差,那也幾乎都不會為「自己的小孩變成怪人」而想去負什麼責任,當跟旁人有了衝突,也幾乎都覺得「是別人的不對」,別人跟他解釋也聽不進去,而就造成了各種怪人類型。


語言、文字的力量在於它「塑造了我們的思維」,而只要輸入的順序、內容有誤,人很可能就過度參照、信仰而一輩子偏激或為其所苦。

生小孩的人務必注意這一點。






--


注釋:


1. 這裡的機器人三大原則採用維基百科的文字描述。


--


這次的封面照用的是電影《豪情四兄弟》的劇照,這部片很好看,沒有特別強烈的起伏,但一段段的鋪陳讓你很融入情境,而且會感到人生演進的時間感,令人省思我們自己是不是浪費了不少時光?有機會可以看一看。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我的相片

Designer、Blogger、Pop Artist

喜歡鮮豔搶眼的各類設計和創作,
以及電影裡出現的各種吃食畫面,
喜歡跳舞、音樂、畫畫、科幻電影、未來世界!

在網誌分享生活思維、認知互動與設計心得,
希望能讓大家有更多機會住進自己嚮往的空間裡,
也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擁有更動人美好的未來!

電影吃食畫面臉書《Food For Watch》
空間作品集《Foolea Design》
平面作品集《Hyatt Pan》

(留言請用臉書訊息或網誌留言,thx)


For All Manki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