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咖啡,只有限制級的真相

2015-05-30

能不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經驗,就是像我小時候看電影時,總會對裡面出現的各種住家畫面和食物,感到無比的嚮往。




我對看過的每一部電影裡的用餐場景都如數家珍,甚至後來有了影片後會反覆地觀看那些橋段,然後觀察演員的表情、導演安排多少進食的時間。

令人驚訝的是,絕大多數電影裡出現的食物,主角是幾乎都沒碰或淺嘗輒止的,總是盤裡剩下滿滿的食物然後說「吃飽了」、讓侍者收走,令在螢幕前的我們感慨萬千啊!

而另一個我會不斷注意的就是他們的「生活」,外國人的整個居家動線、家人互動方式都跟我們不一樣,早期進口書籍還不普及的時候,電影可能是國人最大的接觸來源。

不過令人驚訝的一個事實是,即便許多在國外住過很久的台灣人,他們的思維可能還停留在舊家的舊時代陋習當中!

他們雖然「看過」外國人的各種優點,但是外國人的優點相較於他們潛意識與記憶中的上一輩教育影響來說,「僅僅看過」只是一種非我族類的習慣差異,覺得「那只是外國人的某些特殊習慣啦!」而認為跟自己不太相關,更別冀望其他的大眾想要只憑出國旅遊或看些電影就能受到什麼影響了,因此要說那些旅居的人他們有「西化」,其實程度也沒有太大。


但對於那時候還小的我們來說,電影裡的那些外國畫面與觀念都是如發現新世界的衝擊啊!


看著國外小孩貼滿海報的個人房間、上學側背的雙肩帶後背包、穿著Converse玩的滑板、以及動不動就遇到什麼冒險之類的生活,讓我們覺得「這些是不是要長大以後才能過的生活呢?」等小學畢業就能背背包上中學了吧?等小學畢業就能去買搖滾海報了吧?等成年以後就能買雙Converse了吧(或找的到賣Converse的店了吧~)?

而這麼多國外畫面中,大人們只嚮往一種東西,就是「華爾街的西裝夢」。

在經濟起飛、大學生還很稀有的年代裡,能穿西裝進入好公司,幾年後變成主管、結婚、買車買房,是當時台灣大學生們夢寐以求的事,小孩則會覺得大人很無趣,因為電影中那麼多好玩的東西,大人居然沒有一個想要去嘗試看看或者實現在自己家裡。

也因此父母的朋友中,偶而有一位叔叔「心境比較年輕」的話,比方會玩BB槍、做模型,那小朋友真的會覺得這個叔叔很不一樣!更別說如果他家裡還有各種電腦的電玩了!(早期個人電腦還在Dos的年代時,會用電腦打遊戲真是先進翻了!且那時遊戲幾乎都是英文界面)


那時我們心裡會想著:等有一天長大,家裡一定要有各種曾經想要的東西!


比方要有電動、大電視、很多零食、很多模型、大窗戶、游泳池、秘密基地與秘密通道,以及晚上十二點才睡覺。

這份清單隨著看了越多東西也越來越長,不過當有一天長大後回顧身旁時卻又驚訝地發現:


大家都忘記曾有這些記憶了!



彷彿是彼得潘離開夢幻島一樣,每個人身體不斷長大,而腦海中對於小時候的記憶就全被覆蓋,再也沒有人說希望家裡能怎麼樣、再也沒有人希望家裡能跟過去不一樣。

然後,小時候覺得奇奇怪怪的叔叔阿姨們,許多同儕開始逐漸朝他們演化過去。

而以前堅信「自己家裡以後絕對不能有的某某問題」也都一一在這些人的家中重現了;

那些他們小時候絕對會竭力排斥的家庭不和樂,也都從行李箱找到,一一整理收進家中了。


會不會有一天連愛情、夢想也都全部消失,那他們給自己小孩的又會是什麼呢?

《數學不好》的人生嗎?還是《將就的人生》呢?而這不可能是大家小時候曾嚮往的未來生活吧。


如果有一天,你能回到過去某一天扭轉什麼,你會想回到什麼時候?


會不會是扭轉一個,你曾經傷到某個人的時刻...


許許多多的人的都嚮往設計這條路(或這個名詞),覺得設計是光鮮亮麗、把自己畫的不論什麼東西都能大量賣給別人或高價賣給別人,然後每天遊走在時尚徒步區裡的多元綺麗工作,即使有累,也都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現實情況卻是剛剛那一整串的延伸:客戶他從小到大對於未來的想像、期許,都跟你不一樣。你覺得好的東西,他不一定會買單,但是你不堅持下去,就是背離了你小時候曾嚮往的未來,而這才是設計真正面對的困難。


所以如果有機會,你千萬不要怕,

屋主想要與家人更多互動?那就推薦他長桌吧!

屋主想要家人每天心情更好?那就推薦他大採光吧!

屋主想要讓生活更有趣、更充實?那就推薦他好看的書、好吃的東西吧!


你可能會疑惑:到底一般人喜不喜歡「採光+簡單的空間+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呢?

也許你會喜歡,但你畢竟是年輕人,而且你也許對未來有許多想像,可是還有其他千千萬萬的人對這些東西是沒感覺的,講一個讓大家驚恐的事實:

社會上,有非常非常多人,會做各種牆壁、櫃子,把家裡僅有的採光遮掉,或提出「能不能把窗戶封起來?」的要求。


也許是覺得房間太亮,討厭早上會被曬醒,也許是因為房間有兩面牆有窗戶+一面牆有浴室門或房門+一面牆是放床。導致覺得沒地方放化妝桌或衣櫃,而興此念頭。

但更有可能的癥結是,因為許多人的家並不舒適,因此「光線」也只是外來雜物的一種,當家裡亂亂的、東西很多時,走路空間都快沒了,還有各種箱子、塑膠箱、二十年前買的卻因為沒壞而捨不得丟的櫃子、廢棄折疊椅和床墊擋在走廊,讓你在家裡面連坐下來看電視都很局促了,更不可能有什麼「陽光照進來,自己放鬆躺在椅子上,邊喝檸檬汁邊看個平裝小說」之類的情境。

所以面對「絕對無法丟棄的舊衣物、櫃子、紀念品」,再多一個陽光進來似乎沒有絲毫益處,於是決定「寧可封一窗一戶,也要爭取收納正當性」。


也因此,我們又常會聽到另一種聲音,就是當這類屋主去他們朋友家裡時,發現別人家寬敞明亮真漂亮,就會說:「好希望家裡能做的跟他們一樣喔~」


但他們完全忽略就是因為自己把家裡的光線擋掉,或者東西太多才讓家裡看起來像拉下鐵門的倉庫!


那當你面對客戶說著:「請幫我做成像我朋友家那樣,但我家這些、這些、和那些東西都要留著」時,你能怎麼做呢?


裝修是修,設計是計,就計劃一下麻,丟一丟不要的東西麻,沒用過的贈品捐出去麻、沒有用的家電送人也可以啊!


不需要迷信收納、當然也不用複製舊家習慣,人生短暫,扣掉睡覺和上班,剩下的時間有什麼理由不竭盡所能享受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呢?


電動,就留著;

電腦,買好一點;

老婆,多疼愛一點,

小孩,讓他多玩一點。


即便你每一秒鐘都在享受,世界上的各種美好你花一生仍也體驗不完,那何不徹徹底底留下你自己真正喜歡、最喜歡、最想要的東西呢!


人生的各種扭轉,其實都是一種創業,當然會困難和阻礙不斷,要拋開過去熟悉的環境、觀念就更難,但是,就放眼望去的各種資訊告訴我們的結果來說:

好像都證實有許多其他的地方會更好麻。


不是嗎?所以就把你看過好的生活元素,通通都放進自己家裡吧!











有一部日劇叫做《協奏曲》,木村拓哉跟田村正和演的,女主角是宮澤理惠,劇情是一個年輕熱情的建築師貴倉翔,遇到一個類似安藤忠雄那樣的自學派建築大師海老澤耕介,三個人擦出了優雅的友情與愛情火花。

裡面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木村拓哉因為工作上的失誤、玻璃選用錯誤,讓一棟建築可能會採光不好,因此他跑去找建設公司老闆,表示希望能重做這一部分,建設公司的人當然不理他,他最後跪在地上說:


「拜託!請讓空間迎向陽光!」


是的,我們要讓每個朋友都有明亮的空間、舒適的生活,以及豐富的人生,我們要把小時候嚮往的生活都真的實現!


因為...


好像會很開心耶!你說對吧!^^









拜託,請讓人生迎向陽光!



設計師只有一個職責:就是救人。


0 意見:

張貼留言

my instagram

搜尋網誌裡的:

Popular Posts

About Me

我的相片

Designer、Blogger、Pop Artist

喜歡鮮豔搶眼的各類設計和創作,
以及電影裡出現的各種吃食畫面,
喜歡跳舞、音樂、畫畫、科幻電影、未來世界!

在網誌分享生活思維、認知互動與設計心得,
希望能讓大家有更多機會住進自己嚮往的空間裡,
也希望我們下一代能擁有更動人美好的未來!

電影吃食畫面臉書《Food For Watch》
空間作品集《Foolea Design》
平面作品集《Hyatt Pan》

(留言請用臉書訊息或網誌留言,thx)


For All Mankind

Scroll To Top